2021的思考(3)

认真看书,还是有点意思的。今天继续资治通鉴。

韩信初见刘邦,刘邦问,你有什么好办法,教我打赢项羽。韩信推迟了几下,开始认真说道:项羽的勇,是匹夫之勇,自己能打,但不能用人。项羽的仁,是妇人之仁,对人很好,但封王就磨磨唧唧。

这段很有名了。

但按照我们昨天的说法,你若只看到“刘邦道德值99”,那就落下乘了。

这段话是韩信被拜大将后的第一次工作汇报。重要乎?极其重要。

这里是后面楚汉相争整个打法的基石。所谓不要匹夫之勇,就是要联合其他人来打。所谓不要妇人之仁,就是人家打完了要给人封王。用现代的话说,“打霸王,分田地”。

后来的事情是这样的。刘邦果然忽悠来了一拨诸侯军队,在彭城几十万人跟项羽正面交锋,结果被项羽日翻在地。然后就改了新打法:让韩信、彭越、英布在外面自己打,四路配合牵制。最后得了天下,这三人都被封王了。

后来也都被杀了,哈哈。

2.

刘邦被项羽围了。有个叫做郦食其的家伙忽悠刘邦,封六国后裔为六国的王。这样可以牵制项羽。

张良听了,挖槽你个sb,赶紧拿出8大理由,劝刘邦不要。刘邦也马上打住。

最最核心的一点,当你一封六国后裔,下面好多人就跟他们走了。你会丧失很多资源。

后来有个叫荀悦的(应该是荀彧同辈同族的一个人)评价这段历史,作出“抄作业必须看清三大不同”的论述,他总结之为“形、势、情”,个人觉得这总结有点狗屁不通,不过论述还是牛逼的。

封六国后裔,是仿照陈胜吴广最初的做法。当时六国土地其实都是秦的疆土,封一下就当白嫖。但刘邦这时候,背面的燕赵已经在手上。荀悦称这个是“形“不同。

最早的时候有个叫宋义的,是楚怀王(义帝)下面的大将军,看见秦国打造反的赵国,说等他们打完我们再去救。结果被项羽以此为理由砍了(项羽也只是找个借口)。这个做法抄自“二虎竞食”,就是等两个老虎打完,一死一伤,再去对付伤的那只(战国有人这么用过)。对此荀悦的观点是:战国时两国对打,大家根基深厚,都不容易亡国。所以打完的前后,世界格局没有根本性变化。而如今秦打赵,一个造反一个平叛,是你死我活。赵是你的盟友,你不能等人家打完再去参战。荀悦称这是“势”的不同。

情一段有点胡扯,就不说了。

这里比较有意思的是“形”和“势”的概念(这未必是general的概念,只是荀悦的概念。用在别处的形和势未必是这个意思,但荀悦这个观点不错,我们就欣赏一下)。所谓形,是指明面上的利益计算不同。同样分封六国,一个分的是他人的国土,一个分的是自己的资源,这就是形的区别。所谓势,则更为深层。表面上秦赵对打,等他们打完再收渔人之利,没有毛病,但时代不同了,游戏规则就不同了(高逼格一点,“范式”不同了)。所以同样的结果,价值却不一样,做法也不一样。

3.

韩信打下了齐国,蒯彻劝他背叛刘邦,不然迟早被干掉。道理都讲得清清楚楚了,韩信说,我先想两天。

几天之后,蒯彻再来找韩信,韩信还是不忍心。蒯彻就说:

“夫听者,事之候也;计者,事之机也;听过计失而能久安者鲜矣!故知者,决之断也;疑者,事之害也。审豪厘之小计,遗天下之大数,智诚知之,决弗敢行者,百事之祸也。夫功者,难成而易败,时者,难得而易失也;时乎时,不再来!”

这段话很长,其实是分了三个层次。

第一层,是说对认知上的判断。你要听取情报,然后计算得失。做不到这两点的人,难以长治久安。

第二层,假设你认知已经ok了,就要决断,以及有大略。你磨磨唧唧,或者鼠目寸光,不行。

第三层,你认知ok,大略和决断也ok,这时还需要的,就是抓紧时机。时机很稀缺很稀缺,一旦错过就不会回来。

是非常高明的说辞。也是深刻的道理。

可惜韩信还是不听,最终遭到杀身之祸。

4

刘邦得了天下,跟大家喝酒,问大家为啥我能赢。

下面的人(王陵啥的)就说,哎呀那是老大你牛逼啊,肯跟天下人分利益,大家都来帮助你。

刘邦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领导问这个问题,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呢?

这可是要给功劳定调啊。

刘邦说,因为张良牛逼,萧何牛逼,韩信牛逼,而我用了他们三个。

萧何代表丰沛集团,是最早参加革命的一帮小弟。张良代表功勋集团,是后来逐渐加入革命的一批。而韩信代表的,大概就是“外姓王”那一批力量。这应该是当时主要的三股力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