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1566看剧笔记(2)

  1. 会后

太监:主子大喜!

嘉靖:裕王妃生娃了对吧。你看我口袋里,枣和栗子。吕芳,你说这啥意思(老子到处都有眼线,哈哈)

清流去裕王家吃姜醋了。

嘉靖:严嵩,周云逸到底有没有后台。(别怕,老子提防着太子呢,爱你们哦)

严嵩:按下了严世蕃,不说话。(别忽悠我)

2. 为官三思

吕芳支走其他人。冯保跪到冻僵了。刷盐。

冯保:干爹我错了。

吕芳:你个sb,得罪完裕王得罪太监,你tm想死啊。

冯保:干爹你杀了我吧,儿子不要去裕王府。(打死周云逸被追究,估计也是吕芳的安排,看后面)

吕芳:做官要三思:思危,思退,思变。你看到危机,就要想办法躲起来,然后改变策略。

冯保:我不要去裕王府!

吕芳:置之死地而后生!皇位迟早是裕王的。我安排你去裕王府,也是为了将来让你来救我。(干爹是说真的。。)

3. 裕王府内议事

新人物:谭纶,太子一党。后来裕王登基后的兵部尚书,太子少保。

高拱:丫的,超支全部报了。(高拱这小子就知道发牢骚,是剧情发起人)

张居正:改稻为桑,肯定兼并土地。

裕王:我们能怎么办。

张居正:我们争取胡宗宪。

高拱:他是严党。

谭伦:胡宗宪懂大局。你安排我去他身边。

张居正:搞黄这事情,严党就要倒台了。

编者:一部戏的开头,清楚告诉你大框架。首先是嘉靖的玩法:制衡。哄下你又哄下他,大家都有便宜。然后是吕芳的核心战略:将来裕王上台要保住性命。严党要拼命给皇上搞钱,清流要拼命搞死严党。

4. 断水踏苗

马宁远(杭州知府,胡宗宪学生)带兵踏苗断水,执行兼并土地的战略。

戚继光来把并带走。民众来总督府申冤包围前门。胡宗宪放弃抓人。

5. 总督府内

马宁远:有人阻挠我执行国策!

谭伦正想解释,胡宗宪帮他挡了。

郑泌昌:命令是宫里给的,别对着干。

何茂才:谁把兵带走,导致总督衙门被包围,快来认账。

胡宗宪:我叫的。你们粮食不借,万一闹民变,大家都得掉脑袋。

杨金水:你们浙江啥事我不管,反正跟外国人签了卖50万匹的协议,做不成皇帝要找我麻烦。

胡宗宪:我今天就上奏疏,叙述困难。你们给我借粮,借据总督衙门可以担保。

(然而下面的人就是想让他们没钱卖田)

6 严府

严世蕃:胡宗宪这小子胡扯!分明想投靠裕王!

严嵩:老胡不是这样的人。

严世蕃:你个老糊涂,人家分明找退路。

严嵩:你个sb儿子,就知道把人家父子对立起来想问题。人家皇帝今天去裕王府看孙子你知道不。(两边我们都得伺候好了傻儿子)

7 裕王府

高拱:(接到谭伦的私信)严党会把胡宗宪的奏疏淹了吗?

徐阶:不敢,有谭伦在呢。

高拱:补亏空,自己的人还要捞钱,不好说。

(嘉靖要来了,裕王儿子的冠就是戴不上,非要冯保才行)

裕王:让他弄吧,反正下午他也要在(这货肯定就是眼线,丫的)

8 严府

严嵩:谭伦在浙江,奏疏不能瞒。老胡奏疏很有道理,你个傻儿子。不能激起民变,又要卖丝绸,怎么办?

严世蕃:没办法了老爹。。有道理又怎样,皇上的事情搞不定,我们就完蛋了。

罗龙文:是啊是啊。百姓不肯卖田,干死丫的。

严嵩:儿子你带奏疏去裕王府,给吕芳,让他呈給皇上。

罗龙文:好办法啊!两边意见统一,我们就没什么隐患。(罗就是个剧情解读员)

第二集,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