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

最近看自私的基因。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人总喜欢用主观的好与不好判断事情。但天地的道理,其实没有好和不好。好比一个人在马路上被车撞死,家属也许哭得撕心裂肺,但从天地看,无非是普通物理现象。另一方面,这个人可能是乱过马路。但在天地而言,乱过马路被撞死也无非是普通的现象,不会赋予乱过马路“不对”的断语。

而所谓正确、正义,也只是人类自己加上去的。当然这个“多余”的东西十分必要。世间的“道”太复杂,人类的大脑又太有限,不能事事长篇大论去计算,只能用一些简化的办法。把一件大事情分解为若干小步骤,每一个赋予“好”,“对”之类的评价,是常用的简化方式。

作为人,我们有“目标”,有“使命”。但从生物角度无非是自私的个体。自私不是说“思想自私”。它可以被客观定义:一种行为被称为自私的,如果它可以提高行动者生存的概率。站在这个角度看,也没有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了,我们能繁衍到今天是因为基因里面自带的自私基因。至于我们思想上是否理解并接受,这似乎并不重要。

那正义是什么呢?也是增加我们生存概率的行为。那正义就等于自私了吗?这个问题很有趣。首先自私是基于个体而不是物种:自私的行为是生物增加“自己”生存概率的行为,而不是“物种”生存概率的行为。因为如果一个物种里大部分生物的行为逻辑是利于物种生存,而小部分是利于自己生存,最终小部分会繁衍下来。这是达尔文的适者生存观点了。但没有了“利于物种生存”的假定,怎么解释生物的利他行为?例如父母会牺牲自己来增加子女的生存机会。个体会牺牲自己来降低群体的风险?此处尚需学习。

人们通常理解的正义,无非是利他行为的一种规范。当今社会最大的利他行为,当属市场经济。通过明确产权,个人成本和社会成本一致,个人的自私行为就对社会有利。但除此以外还有其他,例如福利,例如“劫富济贫”,这些利他行为被解释为正义,被解释为增加整体的生存概率,但他们是否真的正义,其实值得商榷。正义=利他=福利,这个等式的任何一处都不成立。

对正义、天道的正确认识有什么价值,不容易说明白。但对正义、天道的错误认识有什么坏处,是显而易见的。当今美国,白左横行,民主党借此大量引入非法移民,增加自己的政治实力,同时给帝国带来沉重负担。虽说是底子厚,美国恐怕已是积重难返。如今尚可依靠美元全球货币的地位,时不时通过印刷机撸一波铸币税,苟延残喘。但十年、二十年后何以为继呢?恐怕会有灾难性的结局。

中国人讲“格物致知”,也就是从具体的现象中获得抽象的认知。历史、生物学、经济学,都是获得关于天道的具体现象的来源。相比来讲,生物学会更加客观一些,原因是历史和经济有人的参与,多了许多主观的噪音,但其实高手也是可以破除这个障碍。

先明白了什么是天道,即关于生存的客观道理,然后才知道什么是正义,知道如何通过利他来达到利己,然后知道如何主张这种利他的行为,用一个群体(未必是所有人)来保护自己。这应该是一个合理的顺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