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眼泪在职场中的作用及应对办法

2004年有一个叫做赵燕的天津女商人,在美国因为一个误会被警察殴打至满面是伤,后来她控告警察,05年在刑事官司中败下阵来。尽管在2017年她获得美国政府赔偿的46万美元,使得大家有“沉冤得雪”的感觉,但不要混淆,后者是民事官司,赢了民事不代表刑事上的胜利。那个打她的警察在05年的刑事官司中被判无罪,早已复职。

赵燕之所以输掉了刑事官司,专家认为有几点原因。首先是她当时的行为有一定问题:例如未经允许进入警察局、签证时声称的考察目的与事实不符(她去开工厂,这是诚信问题,很减分)、面对警察时翻自己的包包(美国人有枪,在警察面前翻包是大忌)。

另外就是她在庭上的表现:她说到激动时,竟然大哭了起来。

中国人或许不会明白这个文化差异:明明我已经哭了,为什么还会因此输官司?

道理说起来也不难理解:既然你哭会得到别人同情,那就是妨碍了公正。为了惩罚这种行为,哭就会在庭上被减分。

当然并不是说美国的就一定是好。但站在规则设计者的角度,我们会希望有利于竞争的行为=对社会有利的行为。例如市场经济中,同样价格下,好的产品会淘汰差的产品,同样质量下低价的产品会淘汰高价的产品,这样的规则就鼓励人们提高商品的质量、降低成本,对社会有利。久而久之社会就会进步繁荣,国家就会强大。如果商家是谁哭得厉害就赚得多钱,那么大家就会把精力放在练习哭,而不是提高生产力。

说到底情绪都是廉价的。谁不会哭呢?

在西方国家,正式的场合,人们习惯保持理性,控制自己的情绪。即便在丧礼上,也不常见嚎啕大哭的景象。我很小读刘墉的书时,了解、接受并完全认同了这个习惯。后来,在某次工作场合,一个女实习生因为工作不顺在一位同事面前流泪,那同事顿时方寸大论,跑来问我如何是好,我就说,你让她去厕所哭吧,不要打扰了其他人工作。又一次,这位实习生在我面前大吐苦水,抱怨工作困难,让自己快要得抑郁症。我就冷冷跟她说,你这样的强度都抑郁症,是不是不太适合在我们公司上班。她吓了一大跳连忙解释,说自己只是说笑。

自此也不敢在我面前作妖了。

不过,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还是会为别人的眼泪买单的。中国人的文化,讲究中庸、和谐、面子上要过得去。如果一个人大哭,便是不和谐,总要想个办法变通一下,让大家都高兴才好。鲁迅先生写过一篇文章,说一间密闭的屋子里有人说要开一个窗户,大家会说他极端,但如果他先说要开一个门,等大家说他极端时,他提出“折中”方案说开一个窗,大家便欣然接受。鲁迅先生文风或许不那么温馨,但道理却对得很:如果以“中庸”为目标而不讲究公正,反而是鼓励了大家走向极端。

在职场上如果遇到女同胞,用眼泪来获取利益,应该怎么应对?

首先的首先,不说具体的方针,在思想上我们就要有战斗的状态:你要清楚意识到对方是在攻击你,是在抢你的东西,而且用的是卑鄙无耻的手段!绝对不能再思想上有所松懈,心软甚至同情对方。这一点绝对要非常清晰。

对敌人心软,就是对伙伴的残忍。

战术上,最简单是避而不战。之前隔壁组一位领导就处理得很好:一次在与女项目经理交谈中,项目经理忽然大发脾气,说领导老打断她的发言不愿意再说。领导就说,你先冷静一下,冷静下来我们再谈。这种做法的好处在于,表面上礼让,但事实上、无形中,你的情绪其实是在干扰进度,道德上处于劣势。而我风度翩翩道德上优势。

甚至在对方一边流泪一边说的时候,也可以拒绝接受:你先冷静一下,冷静完再说(此处可递上纸巾)。完全拒绝在你处于不正常状态下与你交谈。这做法的强度跟流泪相当:你坚持哭,我坚持不跟你谈除非你不哭。

毛主席有一句话,“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强调的是战场上的主动性。哭有时未必占理,但可以获得主动性:你要跟着我的节奏走。而你哭我就拒绝跟你谈,就是反客为主。

说到反客为主,围棋里面主张“把棋下到空旷的地方”,反对“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走”。你哭,讲的是感性,那我不能跟你比哭,就要跟你讲理性。用理性角度论述自己的正确性,绝对不要安慰对方或者因为对方的眼泪作出礼让。当然,如果对方流着眼泪你这样,显得冷酷无情,但在用拖延战术、拒绝战术保持了一定主动之后,再出此招,就没有问题。语气尽量平和温柔,语速稍微慢点,显得自己礼貌风度,内容则可以保持锋利。

如果对方是一个“惯犯”,整天哭来捞好处,还可以从态度上贬低这种行为。例如叹一口气说,哎,你又来了,是不是所有东西都听你的你才能满意。通过夸张的假设(所有东西都给对方)表现出哭这个行为的不合理性。又或者:你今年都哭多少回了,第一次你拿走了a,第二次又拿走了b,这次又要拿走c。也是一法。又或者:来来来,我知道你又要哭的,然后递上纸巾。即使不是惯犯,也是可以用的:如果个个都像你这样,那我是不是什么都不用做了?也是通过假设的方法。要领就是凸显这个行为从根源上的不合理性。

我是很鄙视那些靠情绪来捞好处的人。因为这种行为对社会没有好处。鄙视是一回事,要狠得下心看着别人哭,也是要锻炼的。说到底,人都希望自己哭的时候别人会来安慰。狠不下心来正是因为这个。突破从对群体的依赖中获得安全感,是自我提升的一种很有效的方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