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中心

也许不是第一次探讨这个话题。

2003年我在图书馆玩了几个月,觉得自己知识贫乏,问老师“有什么资讯类的书可以看看”。那时候弱到连问题都不懂得问。

一眨眼,18年过去了。还是没什么长进。

因为是竞赛出身,对于难题有天然偏好。误以为:知识=能力=解决难题的能力。往往对知识架构缺乏了解。

我记得看过一篇经济学(的头几行):社会是一个分布式系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息(information)、偏好(bias)、行动集(或者说是可行的手段)。大意是说计划经济是不可行的。

如果用这个idea处理知识,变成:获得知识的手段、处理知识的价值观(对错、重要性判断),以及用知识来做什么。

最后这个点容易被忽略:我们认为获取信息是一个单方面的东西,其实,它可以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你获得了A信息,基于它进行a行动,然后获取了B信息,然后有b行动。如果这个过程在某个维度上是不断上升的,并且这个维度是重要的,并且雪坡是长的,你就可以获得很好的长期收益。

举点例子吧。比如我喜欢看历史。信息的获得就是公众号或者知乎,不过通常都是欧神推荐什么就看什么。价值观上面,受唯为的启发,开始懂得关注历史中各派系,然后以这个为基础观察强弱的转变。这容易看到重点。行动就没什么,顶多跟人吹水,又不是当官。其实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是按人物来梳理,不过没有这个能力。

如果说是经济学,信息本身很成问题,因为噪音太多,没有实证我也很难分辨。价值观我受张五常影响,路子还是正的。行动集,对不起,依然为空。毕竟这东西做不了什么。

如果说是AI,信息本身很open,到处都是paper. 什么是好和不好,我有一定分辨能力。行动,就是用算法测试效果。真可以想想去做这件事情,如果条件允许的话。

或者说说围棋。信息也很open,什么棋谱网上都有,还有名家讲解。价值观,看过几百集聂卫平讲棋(总共就20多,但我看过很多遍)我的底子还是正的。行动就是下,这三点都是通的,所以有一段时间进步很快。不过要计算的东西太多,后面就进境不大了,毕竟下棋不怎么划算。

烹饪。信息open,价值观,要懂得避开无用的技巧,和学习一些化学原理,当然对好吃不好吃也要有品位。行动就是自己煮,所以进步也很快。不过煮多了也就那样。

结论:有行动就进步快。行动受收益影响。(幸好写一下,不然自己真不知道)

本质上不是说行动稀缺,而是落地的出口稀缺。煮饭可以吃,下棋可以赢,编程可以改进效果(不过未必有钱,我是不是应该改行做quant?)

自媒体可以吸粉,嗯,说说自媒体吧。

写东西,甚至做视频,绝对是可以获利的行动。半佛的干货是一个好的信息来源,奠定了一部分价值观,是一个好的开始。至于information,如果说写东西的素材,网上有许多,还有各种工具。如果说是做号的方法,很简单,就看看别人怎么做起来的。做的越好的号自然越容易被人知道,这个也是很open的。理论上也是一条可行的路子。

说实在,写到这里感觉楼有点偏了。我本来说的信息中心,是指对商业方面的信息。

因为我觉得自己知识很贫乏,一个地区有什么产业,这个产业有多少人多少利润,一无所知。这个产业对这个地方的商圈、楼价会有什么可能的影响,更是无从分析。而受到半佛的影响,我近来懂得上知乎搜一下这些东西来看。虽然很多人胡说八道,但也总算是开卷有益。昨天有个人说,珠江新城一开始的时候,是在东圃那边不断哄人买房。然后珠城就起来了。觉得挺有道理。今天转念一想,这不是正好导致珠城堵车么?难道CBD就一定要填人口在周边?如果是豪宅,更不喜欢地铁在旁边了,最好不开车去不了,这样屌丝才少。但CBD又不是这个逻辑。越想越乱。又比如有人说南沙不会大发展,因为政府这么努力发展起来一个区域,但南沙在城市边上啊,收益的是周边的人包括深圳东莞。听着很有道理,但这个真的是最主导的那个逻辑吗?

建立一个关于商业的知识体系,首先就会有许多似是而非的理论,会有一个颇耗精力的验证过程。但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呢?毕竟买房选筹比这个要容易一些,而且现在买房各种限制,以后都未必是这个逻辑了。行动变现果然还是最难的一步。

还是建立一个泡妹子的体系吧,这个至少可以action,哈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