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

这雨前的龙井,每年产的不多。给阁老、小阁老、杨公公每人备了两斤,各位大人委屈点,每人一斤。你呢?我习惯喝白水。

这是大明王朝1566的一段,看着很普通,其实很重要:它其实是讲各派实力分赃比例。

而我当然是华丽丽地忽略了。

问题不是我看不出这里的含义,而是我不觉得重要。严嵩是20年的宰相,拿2成有什么不妥?

没有不妥。

既然没有不妥,那这句话有什么特别?

没有特别。

那为啥我要注意到它?

因为,一件事情,你觉得正常,和一件事情,它发生了,是不同的意义。前者,你的确定性,70%,后者,100%. 差30%,很多吗?也不算多。但如果多迭代两次呢?

那就是34% vs 100%, 已经差3倍了。

我大学是很懒的。平时不上课,考试前才冲刺。遇到知识点,我会看看,有什么我看不懂的。如果没有,就大概记记头尾。考试的时候如果要用到,我大可以复现出来。这样的学习方法,应付考试自然没有问题。但用来建立知识的大厦,就不行了。

根源是考试制度:一张卷子只有100分,你学得再透彻又有什么用?但到了真实世界,满分常常是1万分。一件事情,你听说,你知道,你明白,你了解细节,你完成,都是不同的层次。所以我常常反省,自己最大的问题是对已经掌握的知识没有充分的认识。或者换个角度:我没有充分掌握。

知识的意义,并不是纯粹让你学一些自己推不出的定理。更多的时候,是构建你对世界的认识。可能每一步都很简单,你都能想到,但整个体系庞大,迭代步数多(也就是深度高),你就想不到,想不全了。所以真正值得问的,不是“这东西有什么难的”,而是“这东西有什么含义”。

然而我只有一个脑。

我一直都是以“这东西有什么难”作为评判标准的 。比如最近看吐槽大会,我觉得里面有些表演技巧我之前没有想到过,我就自然感兴趣,去学,然后用在其他地方。如果我放弃这一条线,呵呵,目前的系统是会崩溃的。

怎么办?我们继续深挖。

一个东西难,为什么会引起我的兴趣呢?首先纯粹难是不会让我感兴趣的。比如学法语可能就很难,但我也不想学。肯定是难,同时有用。难的地方自然容易藏着原来忽略的东西,power也会更强,所以我感兴趣。

那现在这个不难的东西,是不是也有用呢?

是的。前面说过了,你增加了确定性。

就是说,原本我以为学新的东西,是学会了以前不会的东西。但其实,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对原先已经知道的东西,增加了对它的认知的确定性。

学了新东西自然有新的应用。但增加了认知的确定性一样可以:因为不确定的时候你可能不敢应用。从用的角度,两者重要性相差不大。有用就会有利益,有利益就容易引发自己的野心。野心是源源不断的资源。

这个关于学习的变化,它的根源是对学习的认知的改变:从学新的东西扩展到增加已有知识的认知和确定性。

其实很多事情的起点都是认知的改变。认知就好像一个框架。现实中的经验、学习就是碎片,拼在框架上。当拼的进度有60-70%,整个画面就出来了。然后又可以上一层楼。周而复始,人就不断有长进。这是关于知识的大智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