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

可能是欧大在文章说2025, 今天下班路过一棵树的时候,旁边广告牌蓝色的灯光照射着,叶子轮廓很清晰,像电影里的那种专注的色彩。天空一片黑,让我忽然联想起万一有一天核冬天来临,我们可以如何生存。

比如说城市的人口要下降90%,怎么才能成为活下来的10%?

在家屯罐头?努力锻炼身体?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保持信息畅通。尤其是你不知道活下来的规则是什么—事实上没有人知道。信息是分布式的,你要到处获取,拼成一幅图。

既要知道最新在发生什么事,谁因为什么原因死了。又要知道执行层面的信息,比如哪里可以买到枪。为了保持充分的购买力,还要知道什么最紧缺。最好是通过不断贸易来保持经济实力。

这样的社会应该会是弱肉强食的(90%的死亡率有点恐怖,不过里面的人未必知道。我们不纠结这个具体的数字)。但不是没有道德。相反,人要抱团才能获得更大生存机会,所以会有一套道德(类似黑社会)来维持这种关系,对背叛者的惩罚是极其凶残的,但同时这种关系也经常会分裂,然后撕杀。

能够找到低成本维持这种组织,保障自身安全同时经济不崩溃的团体,最终可以活下来。


有点灰暗。

然后我们把90%的死亡率修改为1%. 这大概是社会的自然死亡率。也就是我们现在的社会。

现在的社会跟100年前最大的不同,是你不努力也不会死。

所以才有这么多废物。

但如果你想出人头地,淘汰率就变成类似90%这种量级(当然也看你怎么定义出人头地,我们不纠结细节,但举个例子,一个公司里领导跟下属的比例9:1也算是靠谱的估计)。

游戏规则,其实颇为相似。


如果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困难之一是噪音,那么,制造一个不同的“场”就是消除这种噪音的好方法。这个场的意思是一个重要性函数,使得混乱而不重要的部分可以被压缩在一个相对微小的空间。而想象一个世界末日的场景,就是制造这个场的方法。

你可能会说这样过于偏颇。但是,场不是只有一个。你可以设计不同的场景,制造出不同的场。每个场代表着一种局部的信息,是真实世界的一个截面。理论上这些场如果足够丰富足够多,你可以把局部的信息拼接起来还原真实的世界,就好像你通过多次2维空间的观察(照片)可以还原三维世界一样。这说明这种观察并不会真正丢失信息,只是有意地提取其中的部分。而你要做的就是这种提取,而非还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