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布局

又重新看了几篇欧神文集。


有些内容,比如“交易是双方满意,可以让社会进步”,我2003年就已经完全明白了,可为什么还要等欧神说出来?

有些内容,比如“有管制,使得交易无法顺利进行,就会有套利的空间”,我2003年就完全明白,为什么还要等到“守夜人总司令”说“有落差才会有势能,然后才会有利益”才意识到重要,还以为自己捡到宝?

为什么会这样?


主要是我长期以来对知识的处理手法:是一种防御性的处理,而并非进攻性的处理。

所谓防御性就是:我搞懂了原理,ok了,不求它有什么用。只要你来考我的时候考不倒就可以了。

这背后又有几个因素导致。

首先是长期以来在学校养成的习惯:学知识就是为了考试。这自然是防御的。

其次是后来又去做研究。按照科斯的说法,经济学的发展应该重于内在概念的革新,而非application(主要是针对92年的诺奖得住加里贝克)。

另外搞纯数的人也不太重视application(至少是工业上的application),因为没有经济上的压力。

最后一点,我们中国人是讲究谦虚的,尤其是我这种“少年得志,语无伦次”,自小被修理得太多,总是不敢把自己懂的东西展示。习惯藏着掖着,怕被别人攻击。(最近的感悟:不要怕别人知道,要怕别人不知道)


一个知识点是一个种子。一个牛逼的知识点是一个牛逼的种子。但种子就只是种子。它对你的改变有多少,很取决于你用它来renew了多少你自己本身的观念(当然尤其是错误的部分),用它来分析了多少世事,以及用它来计划了多少的未来。

而过去十多年我做得是很不够的。


要改善这个问题。

我常常抱怨不够时间。其实时间永远不是最重要的资源。我每天下班回家还能刷几个小时的抖音或者看几个小时的电视剧。纯粹是没有更让我想做的事情而已。

要革新观念,不能从碎片化的阅读而来,更何况质量还不保证。必须要从根本性的观念开始出发,然后把它渗透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革新自己的观念,并在此之上建立强而有力的信念,继而进一步地规划后面的道路。

出发点绝对是经济学。可以加一点历史政治,有故事要听,市场的走势要知道。其余的不管。

不能关心无谓的“新闻”,热点可以稍微知道一下。

不能反驳屌丝的观点,但可以观察屌丝的行为规律。

不能跟人辩论,但可以请教相关的事实以充实自己。

不能随意同情别人,除非你愿意出钱去帮忙。


要有所作为,就必须有所偏重,自然就会有所损失。

想人人欢喜,你又不是蓝罐曲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