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好玩的撕逼

今天下午跟人撕逼,我要记录一下这个过程,目的是研究如何减少发怒。发怒对身体不好,很不好,我需要趁自己年轻降低这个风险,降一点也好。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话说我们部门,接了一个甲方公司的生意,给他们提供服务。甲方公司为了监督效果,请了另一个公司来检验效果。那个破公司,管事的是一个妹子。

这妹子在周初的时候跟甲方汇报,说我们效果不佳。平均值只有一般的三分之一。这是很大的差距。自然地,我希望获得数据的明细,以找到问题所在,和优化目标。而他们也很快回复说这个数据获得可能有一定困难。

终于在今天催数据时,他们明确表示这个数据给不出来。只能有平均的数值。我表示不解,因为平均数值也是由单个数值加起来的啊。

然后他们表示这个数值很多,很难统计,他们是通过另外一个间接的数据算出这个数值。

我说,我也懂这个,你这个算法是不对的,偏差非常大。你应该统计单独的数据。

妹子说,这统计起来有难度哦。

我说这个数据不难统计,我也知道怎么统。要不要我帮你去了解下具体的?

那妹子居然说可以!

我问了下部门的妹子,发了两张截图给他们。

然后他们开始慌了。给出另外一份材料,说,你们的服务有这个这个和这个问题。你们这些都没有改进,纠结着看那个数据意义在哪里?

到这我真的有点生气了。是你叫我去问的啊!

(此处可以看出我容易被激怒的点:当对方用毫无逻辑并带有挑衅性质的话语时,我就容易被激怒。)

我说,这是你们的诉求啊,你们说数据不如人家啊。

然后他们开始推搪,还是老调重弹,什么连简单的都有那么大的问题,纠结数据干什么云云。

这个时候我就跟队友商量了:这个事情我们的目的不是骂人,是要让甲方支持我们啊。

于是一同在群里收口,队友转而跑去甲方那告状。

一个小时候,甲方老大冷冷地在群里说了一句:你们把数据给他么拉一下!

妹子不说话了。妹子的老大(也是个妹子)出来说话了:你们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没做好,纠结这个数据干什么。。。

甲方老大还耐心解释了几句。妹子的老大依然故我。(故事完)

坦白讲,撕逼之后还是会有点不开心的。任何恶毒的话语都难免有一点杀伤力。

最好还是不要撕。但万一真的要撕,需要注意:

  1. 撕逼的目的。这次的撕逼,我们是要证明给甲方老大看,锅不在我们这。这点是成功的。
  2. 撕逼的理据。从头到尾我给出的理据都非常客观,这是我的强项。
  3. 撕逼的善后。作为监督我们的公司,这次撕完以后,我们还是要设法修补关系的。这个关系自然不会是“和睦相处”,那就只能是“互有顾忌”。他们不再敢提出不负责任的数据结论(我几乎肯定他们的数据是瞎jb写出来的,发现了与事实不符才这么慌。)但会从其他层面提出理据去说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好。不过呢,这个本来也是会发生的,所以我们并没有亏。

最后说说让我情绪激动的部分。为什么对方毫无逻辑并且语带挑衅我会不开心呢?一个直接的原因是,这会阻碍我感知对方的真实目的,从而丧失部分的安全感。

我记得以前看过岛田庄司的一部小说,叫做螺丝人。那个人因为目睹了谋杀案疯了,脑子里出现各种幻想。侦探把这些幻想分为三个部分,各自处理,最终把代表事实的部分梳理、重构,破了案子。

当一个人生气的时候,逻辑减弱而情绪变强。我们姑且把情绪的部分从逻辑区分出来,并且认为,它仅仅代表那人当时的心理状态,却不解读具体语言中的含义。比如“你们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没有改进,我们不明白纠结这个有什么意义?”这句话表明:1. 事实层面,他们做不出这个。2. 情绪层面,他们很慌。

然后呢?然后就按照正常套路,透视对方底牌。看看对方的棋想下成什么图,然后可以在哪个地方形成deal。最好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不要动不动就剑拔弩张。

事实上,对方越挑衅、越生气,你越不用生气。因为往往你是在有利局面。生气是因为你假设双方是合作关系,而对方正在凿沉共同的船。假定是合作关系是因为你心理依赖对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