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

去年定了“落地”的目标,今年还算完成得可以。有些事情是长期的结果:心里面要有一个念头,今天看到什么,拿来想一想,明天遇到什么,又想一想,久而久之会有不一样。

随着自己慢慢的进步,觉得自己的不足也越来越多。其中最让我看重的一条,是把事情做成的能力。比如一个朋友,因为孩子小升初,无形中成了学校情报专家,再加上对房子的理解,然后再左右腾挪了几下,竟做成了学区房咨询的事情。

张五常的经济解释,在2014年出了第二版,前段时间出了是第三版。相比2003的第一版,第二版的内容多了对“共用品”的理解:任何商品都有“共用品”的属性,例如一个美女(别跟我瞎比比说美女不是商品),在街上人人都能看,一个人看不影响另一个人的看,这就是共用品的定义。但我花钱花心思,潘驴邓小闲全部用上追到她,则我享受的部分是跟她拖手逛街吃饭看电影滚床单,这就是私用品了。商品往往是共用品和私用品结合的结果。人们愿意为私用品买单,但私用品的价值却很受共用品价值的影响。

欧神也有过类似的观察。比如他做的星球,如果仅仅是卖课,共用品也,很容易被抄。但如果他答题,则每个人问题都略有不同,私用品也。这私用品的价值,每年每人5000块,不得了!但这私用品的价值,其实大部分也是来自共用品–欧神文集。

这两条的推论就是:我们如果可以打包一份共用品,然后加上一点自己的东西,变成私用品,拿去卖,卖多卖少就看我们能从共用品处借来多少力。把共用品的定义稍稍放开,比如我那位朋友,其实房子信息网上能查,买房中介贷款中介都是成熟产业,但加上她自己的一些经验、情报和理解,就能卖出好价钱。这是一个赚钱的通用方法。

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对市面上有什么“通用、成熟”的产业–某种意义的“共用品”–比较了解。

刚才经过一个衣服店,忽然想,其实这衣服为什么卖这么贵。它的原料哪里来,加工哪里来,品牌价值又是怎么做起来的?这些我都不知道,但这个问题很好:如果凡事我都可以这样去问,细心拆解,无非也是“私用品+共用品”的一个结论。久而久之,对这方面的了解也就会多起来。当然更多不是实体经济,而是网络经济这块。

这个idea是ok的,执行的关键是低成本落地。如何可以常常主动思考这类问题?关键是野心,或者说“希望”。人没有希望可以很可悲:你看那些去幼儿园砍小孩的人,就是没有希望到极点才会如此。希望的本质,是相信“我做的事情会带来改变”。过去我常常觉得成事非常烦,只希望自己躲在一个角落里,纯靠脑力,“十指不沾阳春水”地活着,这看似“高贵”,背后其实是不相信自己可以搞得定。这个判断现在终于开始松动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