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测

蔡老板说,没见过我这么紧张的样子。

虽然没有高考,但我也是考过很多次试的人了。老实说,也不是凡事算得这么精准。当年申请博士,明明自己gre分数不高,却自视甚高只申牛校,明尼苏达用来“保底”。幸好保到了,不然恐怕只能留在北京吃土—倒也未必是坏事,可能买了房之后就发了达。

明天将是晋级的答辩,为什么我会有点紧张呢?

坦白讲,成功与否,无论利益还是面子影响都相当有限。

想来想去,无非是因为不确定因素很多:不知道评委是谁,不知道他们偏爱什么,不知道会问什么问题,不知道过还是不过。

任何不确定的事情都可以使我焦虑。即使去银行办个简单的事情,也会想来想去,如果这样怎么办,如果那样怎么办。

这样真的不利于健康。。。

用布老师的话说,就是长期在学校,惯的。学校是相对封闭的环境,一切都比较确定。这是外在原因:经事太少。

内在原因,无非是害怕损失。算起来很多损失都不值一提,但就是怕。解决的办法,也只能是多损失。习惯就成自然了。

说是这么说,我现在还在封闭的环境里。而且害怕损失的人,自然也不太喜欢搞太多事情。恶性循环。

心性真的是需要磨练的。当年张五常来中学演讲,印象最深是他说小时候钓鱼:鱼饵绑着线,扔到水里,拉上来,没有,再扔到水里,拉上来,没有。一天就这么反反复复,过去了,有时有鱼,大部分时间没有。后来他做学术,常常也是尝试后颗粒无收,但从不气馁,恐怕就是从钓鱼中练出来的耐性。

也许我该去中介做个boy,每天给客户打电话问要不要买房,打100个被挂90次,剩下10次磨叽一番说不买,哈哈。

中介一个月平均做一单(不算租房)。其余时间,也就是这么过的。很多事情,都是习惯了就好。

 

写到这里,想到肛锯上次提到,家长会对孩子什么行为反感:他们不习惯的行为。

我整天都剖析自己,其实也应该花点时间观察别人的行为,理解一下世事的底层逻辑。

比如习惯,可以多大程度影响人的行为?如果我们理解人的习惯,又可以多大程度地,让我们的事情办得顺利?

至今我只学会了一条:如果别人挑战你某种做法,你就说“这是惯例”。他们往往会望而却步:因为挑战惯例,意味着不只挑战你一个,而是整个组织。虽然覆盖率不高,但能用的时候挺好用的。

我的习惯就是总觉得自己是对的,然后要干预别人,却很少真的去观察别人。

因为我总觉得别人的行为不合理(or,是sb)。但很多人都这样的时候,其实就值得研究。

改变不了你,至少方便我自己,哈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