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原点

众所周知,我从高中开始读张五常的很多文章。其中比较少的是正规的经济学(比如经济解释我就一直没有读完),而更多的是专栏的杂文。对我的影响可以说是全面性的。

因此我也常常想起许多他说过的故事。

比如1984年,他写过思考的方法,也是卖桔者言的最后一篇。其中他写道:百思不得其解,要暂时搁置。

又比如,他说他的几位老师,比如艾智仁、弗里德曼或者科斯,都有一些经济学的基本问题(同时也是难题),思考了几十年,总觉得没有想清楚,文章一直没有写。这几位大牛如今都去世了,有些恐怕真是没有机会面世。

又比如,他儿子还小的时候,他每天都会陪他两个小时。自己又要做研究,怎么办呢?扔给他一个纸盒子,或者诸如此类没有杀伤力的东西,让他玩,玩到腻了,又扔给他一个什么。如此反复。久而久之,他儿子培养了很好的思考习惯:遇到什么,慢慢想,想到一个地步没有什么前进的空间了,放下,想另一个问题。

注意,这并不是半途而废:如果你后面会捡起来前面想过的东西继续想,那就是学术研究了。

 

以上几个故事,我简直是顺手拈来,可以想象,它们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的思想:我处理问题,就好像他儿子玩纸盒子一样。看到什么,想一下,到了一个深度,走不下去了,就换另一个来想。

这个方法其实还是很有用的。比如我常常在了解一个问题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会想出他的一个新的变化或者想法来。前段时间,我忽然对plus在做的一个问题有个新的想法。距离我上次接触这个问题,已经是一年多的时间了。这个想法非常好,也被证实非常管用:因为plus半年前已经开始用了。。。虽然是晚了点,但毕竟说明这个思考方法是对的。

而这个方法自然也是有坏处的,那就是慢。尤其在商业的世界。很多时候你需要的不是一个完美的结果,但你需要控制好任务的时间节点。这不但控制了你的成本,还降低了合作的成本。

这点我也意识到了,但毕竟没有一个强而有力的理由让我切换思考的方式。而思考这种事情又是不能强迫的:你花很多时间很勤奋地思考,往往总是适得其反。因此效率也无法提高。

 

近来老大有点喜事,于是增加了许多增长见识的机会。比如今天,就亲耳听见一个其他部门的老大教训下面的人。

毕竟我没有管过一大堆人的经验。也没有真正背过什么KPI。所以老大们的想法,我是从来没有过的。这种近距离的接触,真是给人带来天启。

首先老大会有一个目的,一个极为清晰的目的。

为了这个目的,他会有一个布局。通过做ABCDE,来达到这个目的。

然后ABCDE,会有各自的目标。比如明年3月要做好A的某个步骤,然后反推回来,得到从现在开始各个部分的时间节点。当然,留下一些缓冲也是必要的。

这些都很简单。接下来是最关键的一步。在推行的规程中,遇到挫折怎么办。

挫折是永远存在的,对挫折的应对,就决定了你的轨迹。

按照张五常的方法,那就是,放下,换一个目标再慢慢想。

而对待项目,这是不可以的。因为时间不允许,合作的人也不允许。更别说那嗷嗷待哺的KPI,以及你手下那一百几十个小弟了。

既然时间不允许等待,那就不要等待。解决的办法只有几个。

要么是强推。激励(或者责骂)下属,让他们充满力量。加班加点,用尽方法,强推!

要么是妥协,就是放弃部分的目标,以保证项目可以继续。

要么,就是放弃,换条路子走。

唯一不能做的,是拖。但可以等待。等待跟拖不同。等待,是决定了将决定的时间推到明天,而拖,是不决定。

到底做哪一个,就是领导的判断了。当然,有枣没枣来一棍子再说,遇到困难的时候,99%的领导都会先打打鸡血。毕竟下属懈怠的概率,接近100%.

 

学术的世界,节奏是缓慢的。快的,就不是学术问题了。

学术的世界,很美丽。

但真实的世界,也很美丽。

它的美丽不在表面上。

这里没有兵不血刃。

有的只是用尽各种方法,投入资源,带来的惨胜。

但胜利就够了。

这样的胜利,很真实。

 

真的要切换吗?

我真的要用新的思维对待我将会面对的困难吗?

我是不是等于回到了原点,15年前的原点?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这两个,都不是我。

我并不是为学术而生,也不是为钱而生。

世上没有最佳的手段,有的只是因地制宜。

 

我要的,是逆熵的快感。

真实世界,真实,而混乱。

乱,则斩之。

无论用哪一把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