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序

话说某人的前男友确实是博学多才。跟他做了一年的室友,学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一项就是桥牌。不过我不是真的会打,只是学坐庄。

最近无聊又下了那个游戏,中午在公司没事就玩几把。那个游戏做的真好(名字是bm2000). 大多数局面没有必赢的,如果你出对了(胜率最高的打法),它会自动调整对手的牌让你赢,否则就让你输。然后每局都有解说。告诉你怎么打最佳,以及为什么。

虽然需要一些计算,但这样的学习其实最不费脑子,反而让我很放松。

有时我累了,会上网下一把围棋,也是放松的。因为下棋的时候,思维很直接,思考的范围可以保持在很窄的一个范围。

睡不着的时候,我会听我听过几百遍的黄子华栋笃笑。很快就会睡着。道理应该是一样的:让脑子在一个很窄的范围内活动,避免胡思乱想。

类似的快乐经验,其实在中学或大学阶段比较容易遇到:你学的都是人类经过几百年总结的理论,已经将不重要的分支删减,让你在一个很窄的范围内,高效吸收。思考的方法也直接告诉你。

因此有些人很沉迷这样的状态。比如做一个技术人员,一辈子就在一个比较窄的范围内出色发挥。肉体上可能很累,常加班加点但压力大,但却不会转行。说他们不敢也许是过分强调了主观意愿的力量:其实他们就是喜欢在窄范围上的生活,在这个层面上他们是不累的。

但同时,往往也不太赚钱。

 

与之相对的是混乱的,让人心累的,但可能更赚钱的,“真实世界”。

比如现在你要卖一个杯子,技术人员就会聚焦在,如何设计杯子让手感最好,如何让用料最少,这些问题。而老板呢?会看看市面流行什么,看看人家的是什么可不可以抄,看看有什么热点网红可以蹭点流量,看看什么关系可以打通捞点甜头。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也不是说技术就不好,安稳点也挺好的。

 

于是整件事情可以大体上分为三个步骤。第一,大规模地搜寻各种有益于任务的要素。这一步很累,看上去没啥“技术含量”,但非常有价值。第二,在找到一些重要的要素以后,将任务在一个局部细化为技术问题。所谓技术问题就是类似桥牌,类似数学题,是一个给定了充分的限制条件,的确有可能解出来的题目(可能解不存在,但不是“条件不足以判定”)。第三,就是解决这些技术问题。第二这个步骤很多变化。一方面技术问题不能太难以至于无法解决,另一方面太容易就不足以成为成功的要素。同时定了技术问题以后,也总是有解不出的情形,这时就要换,有时牵一发动全身。

如果以互联网公司作比喻。第一种人是领导。他们掌握着资源、资讯、人脉,负责往任务里加要素让任务成功。第二种人是产品经理。他们懂得需求也懂得技术,知道技术的边界和需求的本质,从而懂得设定合适的技术目标最终达成需求。第三种人就是各类开发算法人员,负责把事情做成。当然这只是笼统的归纳,比如有些领导实际上兼任产品经理的角色。又比如科技公司里,技术有时打出暴击,一个牛逼的算法可能影响到战略层面的东西。(但事实上,在金钱的分配上,出于习惯,也出于技术的不确定性,技术往往不会获得太高的报酬。是的说来说去我又说到钱,穷人就是这样大家就谅解一下吧)。不过这些都是细节了,大框架基本是这样。

 

在现实中,我们有时需要充当三个角色。因为合作是需要成本的,任务没有到一定规模,往往你就一个人做。这时,我们就要知道做事的顺序。比如一个常见的错误,就是没有进行充分的搜索,就开始钻技术。很遗憾,我过去10年基本就是这么做事情的,因此也就没什么成就。当然,如果你过度搜索却从不钻技术,也不行。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以上这些是因为我听了熊辉说“买房就是做一道数学题”,有感而发。这句话就是将一个比较开放的问题,转化成若干技术问题,然后解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