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是一种实力

又看了一遍守夜人总司令写的“欢乐颂中的阶层”,恍然大悟。

原文如下:(黑体部分是我的评语)

樊胜美真的是被原生家庭拖累的吗?其实,她和原生家庭中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她吸附他人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原生家庭对她的程度。她一直没有自我的目标设定,所有关注力都集中在吸附目标身上。她貌似精通人情世故,但所有的“智慧”也仅仅止步于小心翼翼的抓住依附目标而已,这和她家的人在本质上是一致的。

小邱以另外一种面目出现,貌似狂热而单纯,但骨子里也是把所有的未来寄希望于他人,而不是自己。这种“真情”不管以什么形式出现,都是一种模糊了边界的深度介入——阶层惯性决定了这样的心态和认知方式。

而关关总像一个路人甲,她来自城市中产家庭,什么事都是父母安排好的,因为不能自我设定目标,存在感一直缺失,她做事永远瞻前顾后,脱离不了依附的母体。

以上三个的层级较低,因为她们都依附别人。这很好理解。

王柏川的一切都是自找的,他对自我目标设定不清晰,目标感模糊,他的所有真诚、聪明、担当都是在一个必然坍塌的结构中做一些让自己感动的表演。他不能用理性的认知去决策,搞不清楚事情的先后顺序和轻重缓急。这是区分樊胜美阶层和小曲阶层的分界线!王百川没有能够进入小曲那个阶层的根本原因不是他破产,而是他的认知及行为都不是从理性出发的!

安迪受的是美式教育,她的自我目标设定非常清楚,事情的界限非常分明,能够理性的看待人和事。她的独立性源于她的自我认知和生活态度——财富、地位、人脉是果不是因!当她要阻止小包总的妈妈调查她弟弟的时候,她没有歇斯底里,没有哀求,而是立刻找到小包总的妈妈最在乎钱这个关键点做文章,逼其就范。小包总的父母都以小包总与她的关系来威胁,她很洒脱的告诉对方,她可以放弃!一个非常清楚自我目标设定的人,很多事会拧得非常清。这是一个阶层看待自己和外部关系的方式,一个阶层思考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你不可否定她对小包总的真情,你同样不用低估她理性的决绝

能否理性地决策和执行,区分了王柏川和安迪,这也很好理解。

小曲和安迪其实不是同一个阶层,她介于安迪和樊胜美之间的阶层。她清楚自己是谁,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且有行动力,善于打造工具去借力解决问题;同时,心中潜伏着某种恐惧,对自己和他人都充满了怀疑。小曲和魏渭属于同一阶层——她们对外界和自己的认知都是将信将疑的,对自己与外界的关系也是如此。她们的认知和心态在樊胜美的阶层和安迪的阶层之间摇摆,这两个阶层的特征都会在这种摇摆中流露出来…

这里是重点。

小曲和安迪的区分很微妙。她的认知能力和执行能力都不亚于安迪,差别就在于对自己的认知的信心有多强。

这一点是什么意思呢?打个比方,你知道一个股票会涨(认知),也有钱去买(执行),但你敢买多少呢?这就是你有多大信心了。

如果一个东西,你的信心是60%,然后你通过找各种证据、思考,把它拉升到80%,表面看来决策是一样的:你都会去执行。因此这个努力的过程看来是白费的。其实不然:后者你会付出更多的资源去做,或者用更大的杠杆。

我们发现有些人在知道问题的答案以后(yes or no),就停滞不前了。一方面他们觉得已经知道了答案,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去思考?另一方面,正是因为他们停止了思考,也就停止了增强自己对认知的信心。这使得他们不敢再往前走一步。这些人表面看来聪明,最终却可能一事无成。

我们常说自信是一种力量,但我却忽略了一个重点:信心并非独立的参数,信心来自你的认知和思考。你对一个东西了解越多,思考越深,你自然对自己做出来的决策越有信心。换言之,信心是认知能力的一种量度。

谭宗明是“扫地僧”级别的存在,他对任何事情都能掌控全局。对人性和世事都洞若观火,能够在只言片语中直击问题要害。你能在他身上找到各阶层最闪亮的点,他是超越一切的存在,是顶级社会精英的状态——是编剧和导演合谋捏造出来的!

这段跟本文主旨无关,但比较好笑,哈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