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婴国

1.

我非常不喜欢,天下无贼里的王宝强。

作为一个固执而愚蠢的农民工,他拒绝付出1%的手续费,坚持将6万块的巨款带上火车,并在上车以前大声宣布了这6万块钱的存在,最终导致刘德华的惨死。

而我印象最深是刘德华的话:这是一个森林,里面有很多狼,你怎么能因为自己是羊,就拒绝承认狼的存在。(原话当然不是这样的)

他的行为让我想起创世纪里的陈锦鸿。他认为很多人“只是想有一间自己可以住的房子”,而无良的炒房者将房子都炒贵了。

呵呵,你只是想一个可以住的地方?可以搬去中山,干嘛非要住铜锣湾。

这个世界从来不是容易的。但有些人偏偏拒绝承认现实,他们觉得房子本来就应该是不贵的,贼本来就应该是没有的,教育本来就应该是免费的,医生本来就应该用1块钱挂号,并且开3毛钱的药还把你治好。

这些人有个名字,叫做巨婴。

2.

什么?我批评巨婴?当然不是。

他们太多了。

3.

王宝强还是很受欢迎的。地产商还是受尽唾骂的。巨婴的力量,不容忽视。

在有的国家,巨婴有权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

啊,我当然说的就是美国。其实还有所有民主国家。

民主,就是利用福利贿赂巨婴的制度。

当然这样说有点片面。张五常说,以前美国的宪法有规定,哪些东西可以投票,哪些不能投。如果投票剥夺了产权,那民主对经济就大大有害了。

这显然就是目前的状况。

4.

女权、同性恋、工会、黑人,等等等等。所谓的压力团体。

每个组织都挖走了小小的政权。

我们且不论是非。

比如以前,国家不允许同性恋。现在,你主张同性恋平权。自然有人会来支持你。

你挖走了市场的一部分,犹如拼多多挖走了淘宝的一小块。

但不仅仅如此。你用大义的名分(平等、博爱、自由),将这个秩序取代了原有的秩序。于是,你获得了权力。

任何这些团体,本质上就是如此。注意,我不论是非。我不是说这样不好,也不是说这样好。

在市场,这样的行为不会带来问题。因为竞争会约束它。你可以挖走别人的市场,长远而言,是因为你的产品更好、成本更低。整个社会,在长远的角度看,会不断因为这种行为而受益。

但在政治上,这种分权却不会有好处。因为这些分权者能屹立不倒,靠的是一部分人的坚持。

所谓的坚持,就是抗议,就是非暴力不合作的运动。本质上,就是暴力。

而他们最终的胜利,往往靠的是社会其他团体的妥协。花钱保平安。

5.

你可以主张新劳动法。我把国家划出一块来,你实行,成功了,全国实行。

你可以主张同性恋平权,你爱结婚就结婚。

你可以主张黑人平等,甚至优先,在你的商店里。你能生存,就说明你是对的。

当然这些未必是最好的方法。但有一点要紧:你所主张的事情,应该受到某种挑战和约束。犹如市场竞争中,你要有可能倒闭。

6.

各种主张福利的人们,犹如蛀虫一般。反正母体不会死,就继续吸收养分。

福利带来沉重的代价,美国的衰落是不可逆转的。

为什么这些主张可以占据大义的名分?

因为一个看似正确的主张,得到很多人的认同: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任何一个人死。

即使他是自找的。

7.

没有了仁慈的心,人会感到恐惧。

到底什么是错,什么是对?

又回到了那个经典的故事:到底火车应该撞死有责任的5个人,还是无辜的一个人?

答案是:站在那5个人的立场,应该撞死那一个;站在那一个人的立场,应该撞死那5个。

那站在政府的立场呢?

如果撞死那一个人,会让遵守交通规则的人感到心寒,不利于社会法治;如果那5个人里面有一个重要人物,那就应该撞死那一个人,不然天下可能大乱;如果撞死5个人,可能他们的家属会来闹事,让我丢了官。。。

看到没有,都是得失的计算。得失的背后,是因果律。只有因果是客观存在的,价值判断,都是主观的,既然是主观就没有对错,看的只是立场。大义,也只是立场的一种而已。

8.

所以,科学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如果科学存在终极形式。

而美国的衰落,是愚昧的结果,跟人类历史上一切文明的衰落,别无二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