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用术

知识分为体、用、术。

体是理论框架,深刻、深奥,百无一用。

术是奇技淫巧,不成体系,但任何一招都可以带来实际利益。

用在二者之间。

比如读张五常,总有豁然开朗之感。但对赚钱却没什么卵用。读布尔费墨,也有类似感受。

欧神提出了这个框架,但我始终似懂非懂。

 

欧神身家,应该在10亿这个数量级。固然还有着一些执念去继续赚钱,但为什么要开水库,开知识星球?

一天答几百个问题,很辛苦的。

真的是当时为了让前妻觉得他有“才华”吗?我认为需要一个内在的动力。

这个动力,是宣扬科学。奥派的经济学,就是科学。

 

尽管我并不完全支持奥派,但顶多是某些观点之争,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跟“白左”,则是敌我矛盾。欧大的坚持,我理解。我们要对抗白左,对抗那些堂而皇之蚕食他人劳动成果的蛀虫–各种形式福利主义的倡导者。然而,从战术的角度考虑,白左绝对是形势大好。社会上总是不得志的人多,而他们总是愿意支持各种给予他们“合理抢劫权”的理论,例如穷人应该拥有房子,富人应该多交税,医院应该无偿救治病人等等。有时他们甚至为了短期的利益,而无视长期而言这些政策对于整个社会,包括他们自己的伤害。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奥派如何可以胜利?

无他,利益。

要让人相信奥派,就必须让人看到,相信奥派的人会变得更加富有。但这真的可能吗?奥派,可是属于“体”的一环。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从体到用和术的这条路在哪里呢?

我一直都不知道。所以,我堕落了。我相信过香港那些支持最低工资,支持“无权力者之权力”的政治团体。当然我有一定经济学护体,不至于太陷入。但一点点的堕落,还是有的。

这几天买了欧神的旧文集,看了又看。不知是纸质书不反光,还是旧文章没有雕饰,感受很多。慢慢地我模糊地看到了欧神的整个体系。

所谓的用,是一个价值的判断体系。判断一种房子会值多少钱,未来会涨还是跌。判断一种交通工具的价值,收费是否合理。当然最重要,判断钱值多少钱(当下自然是不需要判断的,关键是未来的趋势,以及各种不同安排的价值)。这些都是用的层次。

之下就是术。你知道房子值多少钱,自然看到市面上的套利空间。但操作也是有难度的。各种规则,还有人性。说到底,无非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

而之上,自然是价值体系。比如产权明晰,带来经济繁荣,这是经济学,告诉你大价值。大价值本身无用(只是对我,对习大大自然很有用),但逻辑上推导出许多小价值,如一地之房价如何,后者有大用。

大概就是这样。对经济物品的估价能力,是整幅图的中间。抓住了这个位置,就比较成样子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