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

张小龙是牛人,他爱玩跳一跳,所以最近我也在玩。

这个游戏是不能计算的。我试过,用手指以恒定的速度从起点移动到终点。然而移动的速度很难稳定,也不容易调优。

也不能够带着情绪去玩,否则很容易失败。这很容易理解。

听声音会有帮助,但有时又被误导。因为你会不自觉地从音高推算时间,而这个推算是不准确,也会减慢反应时间。

我比较喜欢关掉声音,感觉小人会跳多远。

这里呈现一个很有趣的发现:感觉,是介于理性和感性之间,一种独立的状态。

我们常说理性感性,默认它们对立,同时涵盖一切。似乎所有状态都是两者的加权平均。但感觉不属于此类。感性往往涉及情绪,涉及人对事物的好坏评价,是主观的,感觉不是感性,因为它是客观的。而理性虽然是客观,但往往涉及计算,感觉则只是将数据以某种形式录入(其实感觉器官本身也是通过计算来获得感知,但这个计算是内置在感觉器官的录入过程之中),而不作进一步的计算。

把注意力集中在感觉,而不带有情绪和计算,是一种有趣的状态。比如那个印度哲学家,叫人闭上眼睛听声音,听的时候不要带有任何过滤,任何好恶判断,任何思考,客观地听,我试过,的确听到很多平时听不到的。这就是通过纯感觉而获得的体验。

情绪可以扭曲感觉,正如上面所说,你的喜好会影响你听到的东西。

计算也会,比如所谓先入为主。另外,计算本身不如感觉速度快。思考更多靠的是感觉。思考的时候过多计算,是不利于找到答案的。找到答案以后用计算验证,倒是可以。不过理性的思考可以更新感觉。就好像你算好了一切,然后更新摄像头的内置芯片一样。

情绪也可以更新感觉,不过这个太容易了。通常注意力还是要放在,如何不让情绪过多影响感觉。

于是,不考虑情绪,计算和感觉会如此发挥作用:用感觉思考,用计算验证,用很多的计算去得到结论,同时更新你的感觉(所谓“后直觉”)。 然后再用这个新的感觉去思考。为什么不将计算和感觉混在一起?能达到的功能岂不是更强大?答案是这样系统复杂度会过大,而人脑能耗有限,无法支持。这在机器学习中很常见:将参数分为两部分,每次只更新其中一部分而保持另一部分不动 。一方面系统的多样性依然维持,另一方面复杂度大大降低。不过对于“如何用脑”来讲,这个分析其实不太重要。

最重要还是前面说的,我们偶尔可以有意识地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纯感觉”的世界里,会对世界有另一番的认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