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鹄之志

北大校长读错字,被人嘲笑。欧大写了一篇回应,认为这tmd真不重要。

欧大的文章有意思,涉及到阅读历史的一些技巧。

我有另一个角度的看法。而按照我行文的风格,接下来要说一句话:张五常以前说过了。

 

首先,有一篇讲余秋雨的。当年余被人写了一本书,批评他各种错误。张五常很客气,说这是“中西文化之别”。其实心里面恐怕是说,sb,这种错误有何重要?不要小看这种客气,这是一种高度,当你尝试理解别人的错误(不是余的错误,而是挑余毛病是错误的治学方法是一种错误),你可以站在更一般的角度看问题,可以一般化地得到更广泛的结论。

然后,是一个关于经济学的原理。当年张五常在广东道卖玉石,为了回答经济学上的疑问。根据他的调查,买卖玉石的过程,充满了各种“增加信息费用”的手段。例如交易的时候,双方用毛巾包住手,不让外人看到讨价还价的过程(这个电视剧里也有,好像是大宅门或者之类的,两只手在衣袖里怼来怼去,生意就谈完了)。更有意思的是“赌玉”。一块玉石,没有切开过,外面还有石皮的,里面是玉,但质量可高可低。须知道,“金有价,玉无价”,价钱的差别可以从0到无限。拍卖的过程,可不会整块玉打开给你看。而是切开几个叫做“水口”的地方,一点点,你眼力好就知道笋不笋,眼力不好就sb了。张五常说,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为?

答案是,因为玉石这个行业的兴起,离不开专家的鉴定。这鉴定的费用极高,需要学个十几二十年,才能精通。加上中途可能有淘汰的,费用就更高了。这种故意提高信息费用的行为,自然是有利于这些精通玉石鉴定的人。从局部而言这是“浪费”,但从整体而言,如果没有这样的行为,这些专家无法生存,这个行业可能无法存在。

话虽如此,但这个“行规”是如何形成的呢?自然是天长日久,慢慢形成。但总要有个开始吧。假设,有一堆玉石专家,花了十几二十年,学会了鉴定。现在,他们要靠这本事混饭吃。光是鉴定,可能不够本,于是,搞出这套东西来谋利。后来者,也必须经过这个过程,觉得这个制度是合理的,于是遵循。然后演变成今天的样子。

这个思路我很喜欢。我还用来分析过中国的医疗系统。医生赚钱和骗钱,都是靠知识。赚和骗都是知识变现的方式,是什么决定其中的比例呢?除去医德这些各人不同的变量,剩下的,就是赚钱的难度。你规定他们挂号费只收5块钱,他只好开一堆药给你。不然他无法生存。

好了,回到北大校长这个问题。为什么下面的“莘莘学子”听到他念错字,会忍不住笑?是因为“北大学生自身的优越感”吗?我觉得,这答案太主观,太难验证。我的答案,按照上面的思路,是因为他们当初为了考上北大(或者其他大学),tmd背了太多没用的东西。然后,他们自然靠这个来谋利的动机。通过嘲笑别人没文化,提高下自己的社会地位,或者团结一下北大校友内部,就是利之所在。

换言之,嘲笑是市场行为。呵呵,出来混,有什么不是市场行为?

廣告

2 則迴響 (+add yours?)

  1. Matt Witt
    五月 05, 2018 @ 21:50:40

    欧大是谁?

  2. discreter
    五月 07, 2018 @ 09:20:50

    欧成效,公众号水库论坛,水库201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