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欧大(1)

今晚吃了顿大餐,该写点东西了。这里都快长草了。

最近小保开始看欧大的文集。在人的成长路上,见识是重要的一环。而欧大的东西看多了,见识会比身边的人高一截,这是比较肯定的。

然而我还是有点担心。这种担心是一种感觉。好比武林世界,有正邪派之分,而除此之外,还有各种旁门,以某些方面变态的技能而立足。倒不是说欧大就是邪派或者旁门,只是我感觉,他整个认识世界的方法,没有一个稳定的根基。

尤其当有人问欧大,你人生会不会很无聊的时候,他竟然回答说,“我的人生,没有乐趣。”这真有点悲凉,尽管欧大可能是说自己看懂了世界的走向,孤独地大量地积攒财富,没有时间去享受人生的乐趣。但我依然觉得,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人,生活的处理应该是出了些问题。

一个人可以凭借自己的经济学,对真实世界的走向作出正确判断(当然也不排除运气成分),然后制定适当的策略方针(如何让资产增值),加以各种技巧(怎么申信用卡,怎么找人代持,怎么假结婚离婚,怎么塞钱给信贷员),最终达到10亿的身家,这绝对是绝顶聪明的人。

但这离“他看世界的方式是对的,甚至是值得仿效的”,还是相差甚远。

当我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时候,往往靠想起一句话来给自己答案。而由于我知识面比较狭窄,说这句话的人基本都是张五常。是的,张五常说,年轻人,我写文章,说的每一句话,不是要你说对,当然也不是要你说错,而是要你自己拿去衡量的。

没有衡量,你就只是复制别人的观点(我就常常这样,这个习惯很不好)。哪天另一个人在你面前bb几句,你观点就又变了。即使最终那个人很牛逼,你全盘接受了,衡量过还是没有衡量过,还是差很远的。

中医有很苦的凉茶。自从认识毕医师之后我才知道,那些喝多了是伤身体的。中医除了治病,还有养生,养生是要补人的本原。

衡量一下欧大,我的结论,欧大很多观点,是一剂猛药。惊醒了我们,让我们自省,发现了自己过去观念中很多的错误。一部分是从前不知道是错,一部分是从前知道了,但没意识到那么严重,也就没有动机去改变。猛药是有用的,但它不是我们最终需要的。我们需要的是一种看待世界的方法,将一起有条有理地分门别类,处理清楚。这当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猛药也许可以帮我们将局部加速,而鉴于人生苦短,我们某些时候可能很需要猛药。但局部的加速在发挥完作用以后,就不再有作用。它哪里都去不了。

让我用另一句张五常讲过的话来结束本文,尽管原话我不是太记得了。那篇文章大概是讲他怎么教育子女的,他说,看到孩子能够随遇而安,他就觉得放心了。

这种安定的感觉,不是靠麻木,而是靠本领得来的。这本领也不是聪明或者有钱这么简单。笼统地说是一种更加高级的智慧(这几乎是废话,但指明了存在性其实并非废话)。而这种安定的价值,比钱或者其他,要有价值很多很多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