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

那天在东西涌穿越,其实是很危险的。

我们从东边出发往西走。当走到40%的时候,我已经有点吃不消了。难度比想象中大,体力也比想象中消耗得快。当时我想叫快艇撤退,不过想了想,还是坚持一下吧。然后又翻过了一个山头,接近50%的时候,我开始后悔之前的决定。这时,我又有了一次机会,叫快艇。已经跟船家问了价钱。其实无论多少钱,并不重要。

但组员们似乎都不认同这个做法。于是我又坚持了下来。

到60%的时候,我的膝盖撞到了石头。这时我让蔡老板跟煌哥说了声。船家可能听到了我的情况,开价要了300。我走了几步,发现膝盖的问题远没有想象中严重。一气之下,继续往前走。

70%的时候,船家又出现了(他是跟着我们走的)。问我50块一个走不走,我没理他。

到80%的时候,我已经很累很累了。站起来,大腿的肌肉都开始颤抖。前面的山不多了,都是礁石。礁石有大有小。石头之间有洞。可以掉下去的。我不敢站在上面,一般都走在低位的石头上,手扶着高的石头保持平衡。遇到从高位走到地位的时候,我就原地坐下,用下床的姿势移动。这样很安全,但对大腿的肌肉也有消耗。而且我不断要消耗脑力,寻找安全的路。走着走着,我渐渐喝光了身上的水,食物也不敢吃了。蔡老板和煌哥走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其他队员早就不知影踪,只有秋佳殿后陪着我。我差不多5分钟就要坐下来歇一会儿。然而这样也并不能保证安全。因为快日落了,潮水可能上涨,一旦过了某个位置,可能走不过去。而如果没有光,黑暗中走在礁石上,摔下去的概率非常大。这让我十分彷徨。那一刻我考虑过让秋佳先走,总不能为了等我让他冒险。但这样我就真是没有机会走出去了。于是我又继续和他一起走下去。

我每次熬不住就马上休息,而又尽量缩短休息的时间。当前面的路不明确的时候,我就让秋佳帮我挑,而且我还让他关掉了音乐,以节约我的注意力。后来天真的全黑了,煌哥和蔡老板就落到后面来,三个人,打着手机的电筒,跟我一起走。好几次我都差点滑倒,但都幸好稳住了。终于我们走到了有水泥路的地方。我才知道自己安全了。

虽然事后感觉很不错,觉得自己战胜了一个困难,也很感激组员的协助。然而我不得不说,当天的决策真的太失败了。3次逃生机会,一次都没有抓住,没有任何利益的情况下,把自己放在危险的境地。关键是我没有足够的自信力,去做一个对抗大多数人意志的决定。同时又有点意气用事、贪小便宜、心存侥幸。当然,在小组活动,大家总归会互相照顾下,但反过来,这样又等于将他人置于危险的境地了。在别的场景下,绝对没有这么幸运。

除了这些因素,还有自小接受的教育:觉得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花钱是不对的;觉得跟集体不走在一起是不对的;觉得中途放弃是不对的。这些都是用来教育屌丝的毒教育。

所以从今天开始,就要培养独立的思考能力。这思考能力的增强,便又增强自己的自信,以及应变能力。目标是,在关键的时刻,敢做决定,敢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冒风险,而不是服从教育、习惯,或者社会的规则。不是非与之相反不可,而是,有独立于其外的力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