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若元退休

萧若元明天68岁,今天在youtube上做完最后一节“最新萧析”,从此金盆洗手。今后最多讲点风月,不谈国事了。有人说,老了连说话自由都没有了,其实,自由从来都是相对。即使言论自由的社会,你骂自己的老板照样有代价。萧若元不是没有说话的自由,只是选择不说了。

从2008年9月我开始注意到这个人,到现在已经快9年。总结一下我的体会吧。先说好的。一个是我讲故事的技能大大提升,懂得怎样放punchline,故事才好笑或者有画面感。第二是我对文史类知识的兴趣加强了。第三是我懂得分析一下人情世故的东西。第四是学到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而最重要的第五,是我模仿了他思考问题的方法:先想好几个大的原则,再将细节放进去。这样容易抓住重点,而在复杂的任务中,这也容易找到好的路径。

再说说不好的。第一是他支持了黄毓民这么多年,后来翻脸以后就不断拿他旧时私德有亏的事情来说。既是有亏,你当初为什么又要支持他?如果这不重要,又何必拿来说?更重要的是第二:他一直支持占中,而后来占中真的搞成了,但最终就如当年春夏之交那样,激进的人不肯战略退却,激进派在后来的再次发动暴动,导致香港旅游业收入大跌,而支持民主的力量一蹶不振,中央趁此机会一举disqualify了六个民主派议员,对此社会毫无反抗之力。这后面的种种后果,固然不是老萧的初衷,但这也给我们一个很大的警示(不要误会,我是说在学术上的体会,可不是叫大家去暴动。。。):一个人如果只有主张的能力而没有执行的能力,其实是十分无力的。因为许多事情,尤其是有意义的事情,它的成败更多依赖于执行的效果,这里包含了无数细节的处理。在实际的工作中,往往是,我们先有了idea,然后付诸行动,行动的反馈让我们修改idea,新的idea又带来新的行动。如此反反复复,才会有真正的成果,相比之下,如果只停留在idea一层,所能达到的深度和精度,就实在是很有限了。

一件比较可惜的事情,是香港新的一代,很少有人读书读那么多。因此像老萧这样的人,少一个就是少一个了。追求知识(无论哪方面)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需要一定的初期投入。对于一般大众而言,这初期投入的动力,是需要一个氛围去推动。这个氛围需要一定的竞争,但又不是为了竞争而竞争。比如说,大家读点书,然后互相吹牛,吹完自己觉得虚了,回家继续读,就是很好的氛围。这样的氛围不只是香港,在很多地方都很少见。大家聚在一起,就是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