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2)

当年占中发生的时候,我还在人人写东西。有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啰嗦解释一下,最初,我有个朋友A,给我介绍了个朋友B(女生),看我有没有兴趣发展。。。于是我就加了人人。后来没发展成,不过也算是人人上的好友了。然后这事情,发生在她朋友C身上。所以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我并没有将B直接称为朋友,按照“春秋”的笔法,这表明我们不是朋友。是的,我们就是在这次unfriend的。

事情很简单,B在人人上发表了一些关于占中的看法,而C就在下面回了。C的看法是,国内封锁FB是对的。因为FB上人们的观点跟国内的不一样,不封锁,很容易吵架。。。

我就忍不住回了句,喂,你朋友是五毛吧。

嗯,这样就跟B闹翻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反思,我也终于知道自己错了。我实在不应该称人家为五毛。没有证据表明他收了钱给人洗地,更没有证据表明他收得这么少。所以我决定,今天收回这句话。B小姐,你的朋友不是五毛。

他只是一个傻屄。

其实国内环境复杂,没有一个人是真的傻。他们在某些观点上表现得很幼稚,其实是聪明的战略:保持自己的观点跟主流的一致,很安全。然后再编造个理由让自己信服,免收良心的谴责。就连我自己,不也是如此聪明吗?我选择相信“经济上的发展可以逐步提升人权法治的保障”,也无非给自己一个喘息的空间,当看到不平的事情,可以安慰自己:不怕,慢慢会改善的。我甚至开始懒于思考,什么是正确的理念和主张。这样我就更加不需要表态,从而过上轻松自在的生活了。

聪明并没有不好。正如我昨天批评萧若元的话,主张是一件无力的东西。只有主张而没有执行,可以达到的层次是很低的。既然如此,又何必耗费如此多的脑力心力,去主张所谓正确的东西?将精力放在自己可以掌控的事情上,将它做好,难道不是更划算?

只是,如果我们总是在可行的做法中选择精明的一个,我们渐渐地,也就成为了社会主流价值的平均值。没有对错,没有光明,只有和稀泥,或者借用柏杨的比喻,混成酱缸中的一滴。人的一生不只是由选择组成,我们还会有心中的目标,这个目标可能偏离目前的轨道,要用信念推动我们勇敢地走。即使因为客观原因,我们无法大声说出自己心中的主张,我们还是应该在心中默默地记住,而不是懦弱地逃避。记住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不要放弃对光明的盼望。这点盼望看似微不足道,但有了它,我们才不会堕落。我们所做的一切才会大不一样。

当年跟你打的那个赌,恐怕我是要赢了。我是聪明的,但你,可能才是幸福的一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