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我在台上发表演讲,主题是,死刑不能解决问题。一个愤青冲过来,打了我一拳。

我说,你为什么打我。

他说,你这个人太可恶了,我控制不住。

我使了个眼色,从我身边冲出来两个彪形大汉。“左三,右三”,我说道。话音未落,他们就在愤青的左脸和右脸各打了三拳。

“回来”,我说,大汉退了回来,站在我身后。

“你还要打我吗?继续来啊。”

愤青不敢动。

“你说我可恶,控制不住。但我现在必然比刚才更可恶。不但说了你不爱听的话,还打了你6拳。你不是应该更控制不住吗?可是你没有打我,为什么?因为你知道,打了我,你会被打。可见你是一个理性的人,而刚才的非理性,只是装出来。”

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真正的控制不住。所有人做所有事,都是经过计算的。从躺在地上的老太太,到失去家人的林爸爸。我们要客观去看待计算这件事,既不因为老太太可怜,就认为她没有计算,也不因为林爸爸计算,就认为他不可怜。所有人,都会衡量得与失。唯一的不同,是每人对得失的衡量会不同。这通俗的叫做“三观”。三观严重不同的人,必然互相指责。当然,这样说可以无远弗届:哪怕杀人,都可以认为只是与常人三观不同。因此这样的思想给人很大的不安定感。

感性的角色还是有的。第一,有些人的确控制不住自己,我仅指生理上的疾病。第二,有些人声称控制不住自己,但其实是假的,顶多是“局部控制不住”。例如一个控制不住自己脾气的女人会在大庭广众骂自己老公是窝囊废,骂完甚至有点后悔。但她绝对不会用同样方式骂自己的上司,哪怕上司也同样让她讨厌。又如果有一次她老公忍不住打了她一巴掌,而她想想即使离婚也找不到更好的下家于是就忍了,那么下次她再愤怒也不敢骂了—说控制不住自己只是在没出事之前。她用整体的考虑去控制了局部的情绪。

我发现我的思想实验很喜欢打人,可能因为这是最直接让人承受后果的方法,这间接反映了我内心:有人惹到我了,我希望他们得到报应,但时辰还没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