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球场贵

洛阳篮球场被广场舞大妈大爷占据,竟引发了冲突。第一天,一个小伙子被老人打了。第二天,来了二十多个警察,可跳广场舞的有六、七十人,警察愣是没敢下手,眼睁睁看着他们跳。

有人就评论了,不是老人变坏了,只是坏人变老了。文革余孽,云云。这样看问题太消极了。

的确有的人天生比较善良,受教育多的素质平均会高些,但撇除这些因素,人的好坏还是有很大自由度的。简单说来,他们如何行动,很大程度取决于,他们预期会得到什么结果。

问题不是不可以解决的。假设我们用美国警察的方式处理:第一步,冲进球场,声明球场不是跳舞的,要求清场。第二步,不肯走的,再次警告。第三步,再不肯走的,一律拘捕。第四步,如果有敢对警察动手的,先警告,随后开枪。无论是否打死,以袭警罪论处。

许多年前张五常在博客上搞了些有奖问答。有一期问,为什么公共汽车污染空气却没有被约束,公共场合抽烟却被约束。一个精彩的答案是:因为公共汽车带来的好处,被车费所量度了。抽烟却没有。假如换一个场景:在餐厅里,抽烟带来的享受,间接反映在餐费上,抽烟的行为会受到保护,证据是,有“吸烟区”的设立。

按照这种思维,小伙子打篮球的权利没有受保护,是因为他的享受没有被某种方式量度。如果篮球场是收费的,问题就解决了:你有见过哪个收费的体育场会被大妈冲进去跳舞的?从来没有。同样道理,小区的宁静一定程度反应在房价上,所以广场舞对小区的干扰被很大程度地约束。

第一,中国没有法治传统。第二,中国人普遍比较缺乏法治意识。第三,由于产权明晰是市场交易的基础(感谢伟大的科斯),而市场交易带来了巨大经济效益,因此侵犯产权的行为,往往受到更大的约束(当然也不是绝对,比如爱国者有时冲进某些超级市场抢东西,大家忍忍也就算了)。第四,因此,在市场参与的领域里面,通常大家都比较守规矩。

不守规矩的行为所带来的冲突,原因肯定是权利划分不明晰。而权利划分不明晰,就肯定不会有市场。那么说冲突的地方必然没有市场,其实只是科斯定律的推论。

科斯说产权明晰是市场交易的先决条件。如果反过来,市场利益的诱因,会不会激励人们对权利进行明确划分呢?这是个有趣的问题。我相信,中国的法治是被市场经济发展所改善的。至少下限会不断提高。

彩蛋:

阿里的王坚说过类似的一句话:人们选择信任,因为信任可以带来巨大的价值(原话忘了)。前面说,产权之所以被划分,因为它带来巨大市场价值。这两者的结构如此相似,简直让人怀疑:信任的本质,是不是某种意义上的权利划分呢?这个问题也值得思考。一个推论是,如果权利不可能被明确划分(或者难度很大),那么信任是不是就不会存在呢(或者难以建立)?后者可以作为思考的一个起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