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生

赛前我就知道柯洁是败定的。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被打到哭了。

当白棋120手粘上,黑棋无论三路挡住,还是四路粘上,白棋似乎都有办法应对。然而,人类的盲点对电脑而言却只若等闲。黑棋没有三路挡,而是在旁边若即若离地尖了一下。那一刻,柯洁应该是崩溃了。他拿下了眼镜,捂住自己的脸,仿佛已耗尽了一切,现实却依然残酷。他又重新戴上了眼镜,坚持了几手,终于离开了棋坪,足足十多分钟。镜头一直拍着棋盘,没有任何变化,除了柯洁的时间,在一秒一秒地减少。而根据现场记者的目击,柯洁走到镜头外的某个角落,忍不住哭了起来。

不是因为输而崩溃,而是心中的信念被击碎。6岁开始学棋,15岁开始下网棋,一年上千盘,想必输过不少次,包括许多本该赢的棋。输也好赢也好,棋艺都在涨,逐渐淬炼成一股信念,这股信念,从小处看是对围棋的理解,从大处看,则是窥探宇宙奥妙的一扇小门。对这奥妙的好奇,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然而这一切,被AI一手一手无情地撕碎。好多次,在以为“AI也只能这么走了吧”的瞬间,对面却将棋子放到了想象之外。

好像一切都打回原形。好像过去十几年所做的一切,都变成了荒诞。好像一个新生儿来到地球,一切都是陌生的,一切都要重新认识,一切背后,都藏着陷阱和危险。

好像死了一次。

有人问倪匡,你为什么容易快乐。他说,人生下来其实都是一无所有的。但那时候没记忆,等开始有记忆了,已经有不少东西,所以,就很在乎失去。而我呢?我二十多岁逃难去香港,那时也是一无所有,而我有记忆了。我记得自己失去过一切,之后什么都像是赚回来的,自然就容易快乐了。

所以柯洁的崩溃,对他本人未必是一件坏事。事实上人生的这种经验是很难得的。在AI面前,人的智慧显得很渺小。但其实,人在宇宙中从来都很渺小,只是偶尔做出些成绩,才变得狂妄自大起来。借用当年学Rankin-Selberg method时一位教授的总结:这个方法目前能做到的,和我们想做的,相去甚远,但同时也做出了很多不平凡的结果,让我们无法忽视它的存在。又或者再换个比喻:小孩子搜集来的各种小玩意,在大人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但在小孩眼中,每一件都是有血有肉的宝贝。

也许人类的智慧,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AlphaGo不会再参加比赛了。DeepMind下一步会研究如何治疗癌症,以及其余各种AI的应用。柯洁哭过以后,想必也会重新回到赛场。人不是为了伟大而活着的,只是希望能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

一些做了跟没做还是有点不一样的事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