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死磕

Cahal同学(从wordpress的留言,我暂时无法知道您是何人,且称为同学吧)对我“戒除”死磕习惯的言论,有不同看法。我算不算矫枉过正呢?有三个角度。

第一,从习惯的角度。我重新想了一下,我真正的意思,是不要凡事死磕。其实一个曾经习惯死磕的人,是不会完全不死磕的。而且,习惯死磕的人,也可能低估了执行死磕的难度。道理就好比陶哲轩说聪明对做数学不太重要–可能他自小聪明,不知道不聪明的人可以被一个细节卡得多惨。

第二,从战略和战术的角度。Cahal同学对死磕的理解,从他(她)的回复看来,是在确定了目标以后心无旁骛,除了定期的检讨。这点在突破困难的问题时很重要,因为困难的环境中,人容易动摇。这点我并无异议。而我对死磕的反思,其实更多在战术层面:当我们有A作为资源,希望达到B这个目标时,不用死磕着要从A推出B,而可以换种思路,想想是否存在C,使得A+C可以得到B,而C本身又可以达到。

第三,从成本的角度。在战略层面,死磕和“不要多想,心无旁骛”,哪个更好?后者更为准确理性,前者则比较笼统而感性。笼统自然不如准确,但作为长期对自己的激励,一个简单而有激情的口号,可能胜于复杂而冰冷的论述。激励,也是有成本的。

结论呢?如果从战术的角度,精准而理性是重要的,不应凡事死磕。而从战略的角度,死磕有一定道理。但是,我比较认同老毛的革命乐观主义:战略上,要藐视敌人。用死磕来激励自己,总带有点悲观的色彩,我不太喜欢。这只是个人偏好。

廣告

1 則迴響 (+add yours?)

  1. cahal
    四月 04, 2017 @ 13:54:04

    我个人认为战略和战术没有严格的区分,上级组织的战术往往成为下级组织的战略。无论战术层面还是战略层面,都可以先发散地思考,去思考怎样实现目标,然后从中择优定下来方向后朝着这个方向心无旁骛地去做。当然定期也要再发散地去思考。我们俩对于死磕的定义可能不太一样。你理解的可能是这种思考太少了,导致方向性的错误。我理解的死磕是,不要时不时地进行这种思考导致各个方向都浅尝辄止。至于到底啥时候要进行这种发散的思考,就像上次提到的微信文章里所讲的,应该是在阶段性节点或者有一定的成果之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