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油

这世界最厉害的油,不是矮油,是打油。打油诗的打油。

那天李教授在朋友圈贴了张米粉图,赋诗一首:

撸起袖子加油干,边看文章边吃饭。米粉两碗尤未足,老板夸我饕餮汉。

 

早上起来看到,忍不住狗尾续貂一番:

一碗米粉一行泪,待遇连狗都不配。催稿书信频频来,今晚注定不用睡。

两碗米粉吃到饱,活在当下就是好。文章未读由它去,一时半会完不了。

三碗米粉吃大半,一酸一辣一加蛋。戎马半生今自在,老夫最爱油盐饭。

四碗米粉快撑死,满腹恩怨终化屎。掀被睡个囫囵觉,梦中犹记交换子。

千碗米粉化作诗,一半辛酸一半痴。米粉百年应尚在,吾驱化土有谁知。

 

交换子是代数学术语,皆因李教授是做代数的。

本来想像“四张机”那样写到九的,无奈才华不够。只好草草收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