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跟韩大叔吃饭。席间,他提到练气功的经历。

睡到半夜,见到一个老头子,拿一张符贴在我头上。跟我说,来,我教你什么是“气感”。然后他开始发功,我隐约觉得两眉之间,有一股力量传进来。那股力量进入以后,一直往下走。与此同时,老头子的手掌,一直在我面前,上上下下地扫动。

梦中的我,想起曾经的经历:那时候感冒,做深呼吸,时间长了,仿佛有一股气,将太阳穴吸进去。酸酸软软的,感觉很奇怪。每次我都停下来,怕继续下去出问题。不知这是不是所谓的气。

那个老头子的相貌,居然是曾荫权以前的私人厨师,于燕平。

梦继续。

我梦见自己曾经检讨,自己缺乏“中间发力”的能力。看paper总是要从头来,浪费大量时间,无法一下抓住重点。为此还在笔记写下“中间发力”四个字,过后却忘了什么意思。梦中的我忽然想起了这一切,然后对自己说,要找100部电影,每部从中间开始看。

真是很奇怪的梦,好多年没试过了。上一次是6、7年前,梦中自己创作无聊笑话,然后,笑醒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