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小说(4)

“这位女士,我看你印堂发黑,家人恐怕有血光之灾。要不要给你指点两句?”

说话的是一个大叔,半白的头发,大大的肚子,还有长长的胡须。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双目却炯炯有神。阿良的妈妈连日守在医院,今天正出门买饭,跟大叔擦身而过,大叔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换了平时,阿良妈肯定理都不理。这种江湖骗术,电视都演过几百遍了。可眼下,又何妨姑且一听。

“这位女士,你莫要着急,你若真想听我讲几句,不妨找个安静的场所?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

阿良妈想了想,点了点头。两人去了附近一个茶室。

“你本是平命。父母待你不差,但没留下多少东西给你。丈夫不算富贵,但也是个好人,可惜并不长命。你家公子本应是有福之人,一般人害不到他。然而他追求的东西太高,于是就出了危险。” 大叔一边看着阿良妈的掌纹,一边慢慢说道。

听大叔说这么一句,阿良妈的戒心也渐渐放下了。她父母是普通工人,生了她和姐姐。日子平平淡淡,老来有点余钱,可去世前都病过一段时间,所以到最后也没剩下什么。至于阿良爸爸,死时只有五十多,确实不算长命。她天天守在医院,被人看到儿子出事,并不奇怪。然而连父母丈夫都说中,而且也不是讨喜的场面话,恐怕不是瞎蒙的。

“师傅,我儿子最近的确出了事,还成了植物人,请问应该如何解救?”

大叔笑了笑,“算命这东西,我功力只有一半。看得懂,却不懂如何解。”

阿良妈杀人的心都有了。这老东西,要不就别说,说了半天,又不懂怎么解,是来气我的么。

“您别急,”大概是看到阿良妈脸色有变,“我算命虽然是半桶水,却还有些别的技能,能帮得了令公子。”

说着,老头举起右手,伸出食指,虚点在阿良妈的头上。立时有一股热气,传入体内。辛苦了多天的阿良妈,第一次感觉如此放松。

“师傅,你这气功,可以帮得我儿子?”

“我就不转弯抹角了。令公子的意外,就算以植物人来算,也算是严重的。我的气功,可以是个助力,但要彻底恢复,还需要别的助力。”

“什么助力?”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看你的命,不是晚年孤独终老的象。令公子总会好起来的。”

听着大叔的话,阿良妈半信半疑。但还是本着姑且一试的心情,她带着大叔来到阿良的房间。本想着大叔会马上发功。谁知大叔第一件事,居然是看阿良的手相。看了大概2、3分钟,偶尔停下来想一想,他点了点头,似乎是明白了,又笑了一笑,很释怀的样子。

“令公子命中总有贵人辅助,这回也不例外。放心吧,他定可以逢凶化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