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小说(1)

本故事纯属虚构,事发之地乃离地球87654光年的九州世界。文中所有地名、人名皆为化名,纯粹为了读者记忆方便而杜撰。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1) 阿良

两盏大灯迎面而来,bang的一声,阿良就这么飞下了山。

红的、黑的、红的、白的。。。这恐怕是他最后的记忆。

2047年12月30日晚9点45分,医院。

样子已经很疲倦的医生摘下口罩,摇摇头说:“对不起。。。”,然后点着了香烟,猛吸了两口。

“医生,求求你!我儿子,他才25岁!我不能没了他!”

又吸了两口烟,医生继续说:“不,他没死。只是全身骨折,大脑严重震荡,左边一叶肺受伤过深需要切除。这些都好说。只是大脑受损,他可能长期陷入昏迷,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阿良的妈妈站在走廊,欲哭无泪。眼前这位的猥琐大叔–也是全省最好的脑外科医生刘茫,虽然没有宣布她儿子的死刑,但似乎也拿不出办法来。

三个月前,阿良的父亲癌症去世。在他最后的时刻,依然为这个做记者的儿子感到骄傲。没想到才不到百日,儿子却因为这个职业,可能永远都醒不来了。

阿良自小就很听话,成绩也好,高考以后上了华清大学新闻系。他的志愿,是做一个有正义感的记者。这恐怕也是受父亲的影响–他父亲是个消防员。在大学里,阿良继续当他的学霸,却也喜欢拿着偷拍相机和麦克风,到处追踪自己感兴趣的社会现象。学校里虽然女生不多,但喜欢阿良的就有好几个。最终他看上了副校长的女儿崔萱萱。眼看着就要毕业,阿良也可以顺利保研,却忽然发生了一件大事情。

原来那副校长利用职权之便,竟将学校饭堂的饭卡以高出面值25%的价格大批卖给校外人士。学校饭堂的伙食享受国家补贴,即使加价25%也比外面便宜得多。结果每到中午,大批校外人士来饭堂买饭,学生下课以后却只能买到些残羹冷菜。久而久之自然引起了不满。学生怀疑有人中饱私囊,却苦无证据。好一个阿良,他居然明察暗访,追踪到整个利益链条的最高点,并且将消息发到了校内bbs上。事件曝光以后引起公愤,副校长被冠以“崔贼”之名,最终黯然下台。但与此同时,校内bbs也忽然被控制,硬盘被强行没收,整顿3个月后重开,网上相关信息也被迅速清除。阿良系里的主任饱受压力,最后以他“多次无故旷课进行与学习无关活动”为由,取消了阿良的保研资格。而阿良与崔萱萱的恋情,亦自然有疾而终了。

毕业后的阿良去了南方。在相对开放的社会环境中,他的“英雄事迹”还是为他谋得了一碗饭吃。他负责的,依然是各种不平现象的追踪探访。巧妙的周旋加上领导的保护,他的稿子大部分都能面世,尽管时不时要挨挨剪子、避避风头。阿良的胆子,也越来越大起来。发生意外之前,他跟踪的是一起政坛黑金丑闻。但由于是暗访,他没有将具体的工作内容告诉任何人。即使是顶头上司,也只知道是黑金丑闻。

可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病床上躺着的,是一个除了呼吸就没有任何反应的阿良。所有的梦想、将来、希望,在现实面前是多么的无力。阿良的母亲坐在椅子上,看着全身插满管子的儿子。旁边安慰着她的,则是阿良大学里最好的朋友,阿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