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与紧

围棋的胜负,可以精确到半目。初学者不懂半目怎么来,其实很简单:这是人为造出来的。意思是,你多得一目就赢,少得一目即输。没有平局。

这半目的距离,被某些棋手成为“天堑”。在李昌镐雄霸天下的时代,多少高手就因为这半目的差距而饮恨,一生不得超越。

但若不是这斤斤计较的规则,围棋便少了许多乐趣。棋手的痛苦,也无非是维护这乐趣所付出的代价。

这是紧,我亦曾称为“刚性”。它使一切变得不荒诞。

在高中阶段,我做事的调子也是比较紧的。无他,无论是高考还是竞赛,差一分就足以让人饮恨。这种思维延续到大学,其实毫无必要,而直到研究生阶段,我开始转变打法。

其中一个影响到我的故事,是Peleman证明庞卡莱猜想。那时有位大牛说,数学家不用太快,但要想得深入。

所以,不要太拘泥于技术上的细节,而要多考虑方向、战略、思想。对不对呢?我不知道,因为我最终没有成为数学家,如果非要安个原因,恐怕只是因为懒。

不过经我多年的观察,技术上松松垮垮的人,考虑上层的东西容易纸上谈兵。

之所以想起这个话题,因为博客上有人说,做生意,不要榨尽最后一滴。“股东利益最大化”是不智的目标,应该多考虑新的点子,新的方法,创造些自己满意的作品。说的很有道理,我甚至推而广之:如果要“榨尽最后一滴”才能做好的事情,恐怕不是应该做的事情。不过,也要看限制条件。在中国,如果是“做厂”,尤其是劳动密集技术门槛又低的“来料加工出口”,真是紧到不得了的生意,每一块钱都要榨尽才能不死。而科技公司,门槛高,所以相对宽松。然而,所谓“一阔三大”,如果不懂得节约成本,对员工过度放宽,有成果时又不懂较大程度获取应得的利润,有个风吹草动,公司未必顶得住。

宽松跟败家的关系,怎么处理呢?民间智慧有些借鉴之处。有道是“外松内紧”,或者“外圆内方”。这是处理人机关系的窍门。做小生意的,有大大咧咧的老板,娶一个吝啬的老板娘管帐,叫做“好花也需绿叶扶持”。想逼格高一点,不妨参照毛主席的“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其实意思都差不多的。东方哲学总是讲究“阴阳调和”,却从不告诉你阴阳交界的分寸应该在哪。有人于是觉得这不是智慧。这是大误。数学上也有不少伟大定理,只是存在性的结果,不告诉你解在哪里,甚至怎么找解的算法都没有的。阴阳调和是一个框架,你用它来思考路子就对了。至于分寸在哪,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当然得靠自己去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