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

收拾书本,总会有那么几本鸡汤,比如卡耐基之类的。那些书看起来很舒服–他们总是试图告诉你,按照他那一套,一切的人际难题都会迎刃而解,人人都会喜欢你。

是不是就不知道了。

张五常当年为了教自家小孩,看了不少书—以他读书的习惯,不少可真是不少。结论是,“莫衷一是”:每本书讲的都不同,不知哪个对哪个不对。毕竟是经济学家,混乱中他使出华丽一招:寻找这些书里一致赞同的观点。结论是,在孩子小时,要对他尽量宠爱。

对不对呢?我没有小孩无法验证,但这样做可以增加小孩的安全感。有些人安全感弱,长大以后反而比较优秀,但我也见过不少缺乏安全感的人,生活中产生很多问题。话又说回来,要这么优秀干什么?优秀如果只是填补了自己安全感的缺陷,岂不是等于让亿万富翁扔掉所有的钱,然后激发他赚钱的动力,最终变成一个百万富翁?

言归正传,天下鸡汤书也有一些普遍的观点,例如,要多赞美,少批评。是的,很废话,但既然大家都这么说,恐怕是重要的,而真正能这么做的人并不很多。13年我看长和系的记者会,一个带着半咸半淡广东话的记者,问了李嘉诚一个问题。我心里想,广东话这么差做什么记者。问题问完了,李嘉诚开始答了。带着李氏招牌式的微笑,他第一句话是:这位记者,你的广东话讲得不错啊。

瞬间自愧不如。

卡耐基用了很长篇幅说了几个故事:即使罪大恶极的杀人犯,被指责时依然觉得自己没有错:“是你们逼我的”。既然如此,批评的效果跟你有没有道理关系是不大的。不过这个观点我也不能完全接受。杀人犯之所以是杀人犯,就是因为将自己的一点点喜恶,看的比别人生命还大。这种人自然不接受批评,但不能因此说批评没用。况且要劝阻杀人犯,赞美也不见得多有效吧。

批评和赞美的本质是什么呢?人的根本需要,是生存。我们处在文明的社会久矣,若不是年纪老迈、突发急病又或者天灾人祸,生死对我们似乎遥远。不像原始人,天天都受此考验。一定程度上,批评就是在杀人,而赞美,则是给予人生存下去的保障。十恶不赦的人,也不愿意被杀,即使杀他的道理有千万条。

批评有时是有效的。一方面是统计学的原因(是说人的状态有高低,处于低谷时容易受批评,其后反弹回升,纯粹是自然现象,不批评也会如此,但久而久之,人们就以为批评真的有效了)。如果按照上述“生死”的论述,被批评者可能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在降低自己的生存率。如此一来,批评反而获得生存,他们就接受了。

赞美又是什么呢?当今社会,资讯与金融业的发达,告诉人们,信任是可以创造很多价值的。什么是信任?无非是互相保证增加对方的生存几率。赞美与此类似吧。

所以,不是说只要赞美不要批评,而是我们要回归到“生死”的角度去看。当你批评或者赞美别人的时候,是否发自内心地认为,你的行为将增加对方的生存几率?如果是,并将它明确地指出来,批评或赞美的效果就容易达到了。而简单点说,你要爱对方。不是情爱友爱或者性爱,而是天有好生之德的那种大爱。

在社会当中,有时赞美或批评是做给第三方看的。这些较为复杂,不在讨论之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