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韬

1. 先见

许多有成就的人,在开展一项事业之前,都会对今后的路线有颇为清晰的规划。比如今后会做什么,主要跟什么人学些什么,将来会获得哪种优势,在社会上处于什么角色。这“今后”的时间跨度,可长可短,要看实际情况,不必拘泥。但有一点先见之明,比没有要好上不少。

我自己是没有的。也许我喜欢神秘,不喜欢预早知道结局。当年做数学,自己喜欢,就做了,也没想怎么找工作,怎么赚钱。最后还是因为这些原因退出了。这类事情,我还干过许多。

2. 破瓶

许多年前我遇过一次单车意外。当时天雨路滑,在下坡的时候单车失控,过度疲劳的我完全做不出反应。最终摔倒,眼镜全碎,幸好人没什么事。摔倒后的我失忆了,那段的记忆在好久以后才恢复过来:在摔倒前那几秒钟,我的心十分慌乱,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直到bang的一声,我和单车一起摔倒了,很痛,但我内心却一下子安定了下来。

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个人怕花瓶摔碎,一直惴惴不安,直到花瓶真的摔碎了,他反而安心了。现实生活中,还真的有一种人:他们极端缺乏安全感,于是不断用各种高难度动作去测试“这样摔花瓶会不会碎”。考验不断升级,花瓶最终破碎,他们就感觉舒坦了。这种行为,一般人称之为“作”。

我一直以为这种安全感来自不确定性的消失,近来有了新的看法:人总是有一点自尊,在花瓶破碎之前,不肯接受“我的花瓶碎了”这个结果。于是花瓶摔碎的可能性就困扰着他们。花瓶碎了,不接受也得接受,接受了,就舒坦了。

换句话说,只要过得了“acceptance”这一关,安定的获得并不需要牺牲花瓶。

3. 乐观

我忽然觉得,1和2好像有关联。当我不愿意用先见的智慧去设想未来,是不是我不愿意接受某些结果呢?

如果一个人不愿意设想未来,尤其是,不愿意设想未来可能出现的不良结果,而在这个前提下,对事情“盲目乐观”,那这个人本质上是不是“悲观”呢?

首先我们要对乐观下一个定义。这里我们采取实用的方式。假如有一种做法,可能存在两种结果,一种好一种不好。乐观的人看到好的而悲观的人看到不好的。这是对乐观悲观的常见说法。现在假设有10条路,每条都如此。那么乐观的人眼中,便是有10个可行的方案,而悲观的人则认为一个都没有。让我们简单地定义:乐观,等同于有较多路可以走。这个定义未必准确,但可以提供一个角度。

盲目乐观的人,不是多了一条路。他们漠视那些不利的客观条件,是怕自己看到以后无法坚持。换言之,他们是逼自己走一条给定的路。按上面的角度,这不但是悲观,而且是悲观之最。

总结:

所以破案的关键,在于acceptance.

之前一篇四略,讨论如何变得聪明。这里的三韬,讨论的是心理状态。都学会了,便可获得自由,亦变得无所畏惧。这才是立身之本。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