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

我成长的年代,经历了中国人价值观的急剧变化。这种变化在未来几十年可能会放缓一点,但依然不会太小。

1991年,小学美术课。有个同学坐姿不佳,被老师批评:你看他坐的样子,好像个“个体户”似的,没点教养。小朋友不知道什么是个体户吗?是指没有正式工作单位的人,比如小商店的老板。那时富起来的还不多,有些人会看不起个体户。中国市场经济的地位在1992年才确立,这也是长者津津乐道的几件小事之一。

1994年,依然是小学。我因为“声音好”,被老师强制要求加入合唱队。我大哭不已,誓死不从。老师威胁,如不加入,剥夺“三好学生”资格。那时的三好学生很值钱,还一度传说连续六年三好学生可以报送市重点中学。我没有怨恨我老师,因为在她心中,她觉得是在为我好。那时社会观念就是如此。最终她见我哭得太惨,有点不好意思,事情作罢。

1996年,在小学市奥校。地点是一个中专师范学校。里面贴了好多标语,呼吁学生毕业以后,要“服从分配”。是的,那时工作还很流行分配。还有标语呼吁大家说好普通话的。

1998年,初中了。开始学政治,知道伟大的共产主义理想是什么回事。有次班主任讲耶稣,叫大家不要因为社会的腐败风气,丧失对共产主义的理想。她相信最终国家会被消灭。

1999年,朱镕基在入世贸谈判中说,难道中国人只需要橙子和大米吗?我心里说,难道不是?那时觉得一切娱乐、奢侈品,都是多余的。人活着就是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不要分散精力。当然这也不影响我喜欢吃饭堂的烧鹅腿和炖品。

2000年,学校艺术节。演出好无聊。我问,为什么不能像香港那样,好看一点。同学说,两者怎么能相比,香港那些是搞笑的,我们这是严肃的。

2001年,美国发生911. 那时很兴奋,希望事情越大越好。听到收音机里说,飞机上的人必然全死,大家热烈鼓掌。反美是很政治正确的事情。

2002年,高中了。年级的团支书,不是我们班的,在一次辩论会结束时总结,现在的学生太爱娱乐,没有时间谈理想谈马列。那时觉得马列主义真的好牛逼。于是后来做了班里的支书。

年级越大,记性越差,后来的事情没有记得这么清,反正这么多年过去了,觉得以前的观念很搞笑,但当时就是这样过来的。每个年代都有些有的没的,让人严肃去对待,但严肃却不能改变它们荒诞的命运。向主流低头的人自以为明智,却换不来命运的青睐,而胜利者总是坚持自己的信念,悄悄地进行。用长者的话说,这叫闷声大发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