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

我有时会想起以前在明州的日子。虽然那个地方很冷,也没什么好玩,但毕竟我生活了6年。想想那一栋栋的房子,在冬天静静地站在那里,我会很想回去看看它们。

我在明州的6年是颇为颓废而纠结的。现在想起来真是浪费了不少时间。后来学术做不下去也是情理之中。不过换个角度想,其实我也没少干事情。尤其现在到了公司干活,有时跟同事谈天说地,他们会好奇为什么我什么都好像懂一点。今天午休逛书店的时候,我拿起一本书法的书看,看着里面写的字觉得很舒服。懂得欣赏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是一种技能。虽然这种技能未必赚钱,但欣赏本身已经是享受。赚钱难道不也是为了享受吗?

我内心总有一些无聊的目标。比如以前我很希望自己拿菲尔兹奖,现在我很希望自己能赚一亿。其实现在的社会一亿也没多少钱,不过这是我爸生前的愿望,也许给我留下一点神圣的感觉。不过这些目标对我的影响力也许是很小的。我既不会定下一个计划来实行它,也不会因为它们的存在而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也许称它们为目标是有点过了–充其量,只是无聊时拿来想想的玩意儿。

在许多人的眼中我是浪费了很多时间–言下之意,人是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的,比如干一番事业。但是难道干一番事业,你就因此不会变老么?时间,有没有意义,都是一样过的。如果真的要给这度过的时光打一个分数,我想我只愿意遵循一个标准,那就是这些事情你是否真的喜欢。

我不是说钱对我毫无意义,尤其当我过了三十岁还没什么钱,我也不觉得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我只是觉得没必要为此付出那么多,而于此同时,我会将自己喜欢了什么东西,当做自己的财富,虽然这财富没什么妹子会看得上。我现在是在公司赚钱。在公司,总有开心的和不开心的事情–人生什么时候不是呢?而赚钱本身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它是一个游戏,测试你的智力,你的视野,你的各种技能,跟电脑游戏差不多,只是没得存档,不想玩也不能退出,但设计的比电脑游戏要好一些–如果你会懂得怎么玩的话。

也许有人不同意:觉得电脑游戏设计得精巧(至少一些智力型游戏如此,如文明、维多利亚2),而真实世界往往充满sb. 但我不是这样看:有些人表面看起来sb,但如果你真正了解到他受到的约束,可能才会真正理解他的行为是多么地合理。他依然是个sb,但明白整个事情的这个过程却充满智慧。做到这一切的前提是不要带有偏见去看事情,而对找到其中的智慧心存希望。这个道理是cc教我的,故事我写过但不妨再写一次:多年前在宿舍我叫他给我买饭,要西红柿炒鸡蛋。结果等了十几分钟回来他说没有。我说你就不懂给我换个菜。他说你喜欢吃肉,吃这个菜肯定是要减肥,我万一买错了怎么办。我气得只好自己去饭堂买(我承认自己脾气不太好)。后来一次宵夜的时候他给我解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价值观。比如我懒,但他却不怕跑,然而却非常非常挑食。因此他觉得买错了比多跑一次更严重。我听后恍然大悟,茅塞顿开,醍醐灌顶。那种感受人生中不是经常有的。大学的时候我整天跟cc混在一起,我希望自己变得聪明一些。

现在的我,过得不好也不坏,有时开心有时不开心,但总的来讲还是不错的。我家里条件尚算宽裕,不需要我供养长辈,而我又尚未成家,所以过得吊儿郎当的,这不错来得容易。世事是充满艰难的,我未必有应付一切的本领,但我累积了一定的智慧,也慢慢学会变得乐观,因此,我并不害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