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丹

当年忘了哪个名人,也在老婆怀孕时出轨了。我在校内上就说,其实男人如果要出轨,不是就该在老婆怀孕时么。惹来林爷一顿骂。

近来我对这个问题有了新的体会。跟种族歧视的例子类似:由于男人在老婆怀孕时,最有出轨的动机,被发现也最不容易。所以社会会用道德谴责的力量,反过来加大这个行为的代价,以获得一个平衡。

新的体会并不是完美的答案:如果一个行为的代价低于其余相似行为的代价,社会就要用压力去平衡它,经济学的大厦岂不是说倒就倒?我们必须要问:是什么力量诱使这个平衡的发生。或者这么问:在哪些情况下,道德谴责的力量会站出来发挥平衡的作用?

其实社会上的男人和女人,是一种bargain的关系。bargain不是竞争:撇开同性恋不论,男人跟男人、女人跟女人,是竞争;男人跟女人,是bargain,不是竞争。社会的规则,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个bargain的中线画在哪里。比如男人应该赚钱,女人应该持家。男人偶尔偷腥,社会对此的宽容程度会略高于女人。这些规则未必明文,亦不是绝对,但你不能说它没有力量–相反,力量还很大。

现在女人发现男人会在其怀孕时偷吃的动机更高。女人对此很敏感。根据萧若元常用的“演化心理学”,女人基因里害怕男人不养她和孩子,所以害怕男人不爱她多于偷吃。男人怕孩子不是自己的种,因此怕女人出轨多于不爱他。这解释了社会对男人偷吃宽容程度较高的现象(声明一下,我只是想当然认为这是个事实),但不能解释女人特别讨厌怀孕时男人偷吃。其实这里情况比较特殊:怀孕期正是女人最害怕男人不爱她的时间。因此对于男人偷吃,会特别不能容忍。在这个bargain中,女人被触及到底线,因此忍无可忍,发动了社会谴责的机器,极大提高男人此时偷吃的代价。

有些男人也加入了谴责的行列。一方面在网上谴责没什么代价却很有快感,不等于他们真的认同女人的观点。另一方面,男人跟男人存在竞争关系。这种竞争未必是A要跟B的女伴上床,而是A可以在社会获得比B更多一点的异性好感。好比说A的老婆特别喜欢林丹,没事就在那里花痴,现在林丹出轨了,A当然能 踩就踩,在老婆面前摆一副好男人的样子,日后跪搓衣板的机会也少些。对一般而言,那些管得住自己脐下三寸二两肉的男人,在不出轨这个问题上有优势,自然乐得大大谴责一番,降低管不住的那类男人在异性心中的地位。

以上的解释尚算可以。将来说不定能想到更好的,等下一个名人在老婆怀孕时出轨了我再公布。相信不用很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