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很不爽北美的一些法例,比如说稍有规模的一个公司或者机构,员工的构成必须考虑到少数族裔。实际的效果,就是必须招老黑。偶尔,是必须招女人。话说有个真事:有次数学系招人,忘了是教授还是小秘,结果招了个女黑人。系主任很高兴,说一次过满足了两个愿望。

不要误会,我现在还是很不爽这种政策。看到那种倡导“对啊,就是要照顾少数、照顾弱势”的论调,我就感到由衷地恶心。说这些话的人,将自己的“善良”肆意扩大,侵入到别人的自由去了。可以说,是慷他人之慨,满足自己的精神需要。当然他们许多都是好人,只是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撇开是非不论。其实照顾老黑的劳工法例,还是相当有道理的。老黑的教育水准,平均而言较低,而最差的一群也非常令人头痛。一个可想而知的事实:一帮教育水准低,从而经济收入低的人如果整天混在一起,是可以给社会带来很大麻烦的。所以,让每个机构都必须招一些,无非是达到了分散这些人的效果。每个机构都因此降低了一点点效率(我不是说招老黑一定不好,而是丧失选择权必然带来损失),但社会整体可能收益。等于一种税。等到哪天黑人牛逼起来了,再怎么改就再说。

为什么教育跟种族有关系呢?因为,一对教育程度低的父母,经济收入就低,然后子女无论在父母言传身教,还是教育资源上,都相对差一些,于是长大以后的教育程度,也就相对低。这些当然不是绝对的,但总体平均而言,应该没有错。说到底,种族和教育都有一定的“遗传”性,因此过去的相关性可以带来未来的相关性。

有没有办法打破这种相关性呢?异想天开,比如说,要求黑人和白人家庭子女互养?这当然是胡扯,但类似的办法还真的有人想过。据说在70年代的时候,美国的某些地方,孩子是被随机地分配到不同的学校接受教育。这样黑白的孩子就自然混在一起了(黑人白人的居住地点还是有一定类聚的)。路上的交通固然是乌烟瘴气,而老师的士气也因此很低落。

这个世界上,公平跟效率常常对立(这里的公平指结果公平),而人们常选择效率,因为要做到公平,效率可能下降太多了。好比说,富人和穷人的孩子交换来养,好像公平,但双方都不会那么关心别人的孩子,效果就差很多了。以前我们搞过大锅饭,没有私有产权,那时穷成什么样是有目共睹的。每一种“残酷”的制度背后,都可能有跟效率相关的一些原因。不搞明白这个原因就要去公平,明白的人自然很着急,而不明白的人,以自己的愚蠢作挡箭牌,照样过得很快乐。直到出事的时候,又不懂怎么解决。你说他们有多可恶吧。

在不破坏各人抚养自己子女,并选择自己想去的学校的权利的前提下,有没有办法做到教育上的“公平”呢?原理上讲,只能是降低教育的成本。当这个成本降到很低,问题就自然解决了。互联网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

我相信到了最后,靠的还是提高效率。没有做到公平,但做到降低成本,让穷人过得也不错,不错得连公平不公平都不在乎了。当然,到时自然有另一些混得不好的人跳出来,说对他们不公平(比如最近多伦多的taxi司机很喜欢玩示威,因为可爱的Uber来啦~~)。公平是容易叫得响的。很多人都知道“不公平”对自己的伤害,而忽略“不公平”对别人的伤害,从而带来对自己的好处。说到底还是蠢,而蠢是很难解决的一个问题。

既然我提到这些人的蠢,自然也要以身作则,以不蠢的方式面对蠢人的问题:尽管你们有时气到我吐血,但要不是有你们在,我恐怕要混得差很多。所以我爱你们。蠢人万岁!

廣告

2 則迴響 (+add yours?)

  1. Linsong
    八月 18, 2016 @ 20:11:38

    我说怎么看着这么像你写的 原来真是你写的

  2. discreter
    八月 18, 2016 @ 20:16:31

    嵩爷居然蒲头,有失远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