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潮

THERE IS NO SCORN MORE PROFOUND, OR ON THE WHOLE MORE JUSTIFIABLE, THAN THAT OF THE MEN WHO MAKE FOR THE MEN WHO EXPLAIN. EXPOSITION, CRITICISM, APPRECIATION, IS WORK FOR SECOND-RATE MINDS." G.H. HARDY, A MATHEMATICIAN’S APOLOGY.

天下间最深刻而又最理直气壮的鄙视,是由实干家对评论家作出的。介绍、批判、欣赏,是二流脑子专门做的事情。(哈代)

每当有公司并购、卖盘,网上就会出来很多评论文章。有时我忍不住想问我的ipad,你确定你真的懂?这种文章最爱讲两件事情,第一,并购为什么是必然的(看来他早就料到),第二是如果当初采取某某策略,结果就不会这样(真可惜没请他来指导)。

一个喜欢写博客的人这么说别人,好像有点不明智。。。

公道点说,阅读不求全盘接受。有些只言片语,还是能启发人的。这就值回票价了。

“人因使命而来”,这个观点见仁见智。但公司确实因使命而来–因为要创造某种价值而存在。这个价值的需求会慢慢变大,行业因而景气,然后又慢慢变小,行业因而不景,甚至消亡。当价值不再,或者变了模样,公司就不再被需要了。然而人总有感情,总有欲望,总有不舍,总有不甘。公司于是继续存在,直到“丑妇终须见家翁”。比如雅虎。

之前萧若元退休的时候评论了一番:萧若元创造了什么?他的观点不算流行,而今天网台比几年前兴盛多了,只是因为在youtube放片容易了。但萧若元还是创造了不少价值:他开了一扇窗,让人们看见世界的一个侧面;他造了一顶帽,让大家多了一个思考的方法。这个角度看起来,也挺不错的。

经济学自费沙的利息理论以后,就认为资产的价值来自未来总收入预期的折现,基于此理解,所有收入便都是利息。同样地一个人自身的价值,无非是他所能创造价值的一种综合。因此人对于生命价值的探索,便关联到人对自身可创造价值的探索,然后又关联到对时代所需价值的探索。对这些价值的认知和判断,便成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项任务。相比之下,一间公司的存在与消亡可能只是表象。因为消亡的可能不是公司而是价值。价值总的而言亦没有消亡,只是从一种形式转变成另一种形式。所以只要能保持对价值的认知和判断,人的事业就不会真正消亡。

历史的巨轮有其运转的规律。没有人可以创造这只巨轮。只是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在适当的位置推她一把。完成这个动作以后,我们便回到自己的座位,等待下一次这样的机会。弄潮儿是不需要一直不停弄潮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