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知识分子

THERE IS NO SCORN MORE PROFOUND, OR ON THE WHOLE MORE JUSTIFIABLE, THAN THAT OF THE MEN WHO MAKE FOR THE MEN WHO EXPLAIN. EXPOSITION, CRITICISM, APPRECIATION, IS WORK FOR SECOND-RATE MINDS.

创造者对解释者的嘲笑,比世上任何嘲笑都来得深刻,亦更为有力。解释、批判、赞美,是二流脑子做的事情。

我听了萧若元8年。终于,他宣布提早退休。其中一个理由,是自觉江郎才尽。我也常常有这个感觉–他的确有点江郎才尽了。

节目里,他常主张民主。因为是普世价值。我一直深以为然,直到看李俊慧的文章(张五常博客管理者,有些文章是可以看看的),她说,有人说民主是普世价值,人人都支持吗?处处都起作用吗?真正的普世价值,如果有,也应该是市场经济。

是啊,你可以开脱,有的人不支持民主,是因为思想未开化,有的地方实行民主不好,是因为细节没处理好,或者,民主不保证一定好,只保证不会太差。但对“市场经济”考虑一下同样这两个问题,答案干净多了。

萧若元有段时间很批评张五常,说他言必称科斯弗里德曼,而对数学在经济学上的作用视而不见。然后他举例,说统计学家如何用数学模型算出一个地区男人嫖妓的比例,而跟实际是相符的。那个模型我没有研究过,但张五常反对数学在经济中的应用,不是因为数学模型不靠谱,而是数学对经济现象的描述,尤其一些诸如产权、合约制度这些重要变量的刻画,很难反映真实世界的状况。这里水可能有点深,绝不是萧若元说的这么简单。

那天李世石跟电脑比完第四盘,赢了,萧若元在节目中讲起了围棋。我才知道原来他可以将自己根本不懂的东西拿来讲。这时我冒了一点冷汗:围棋我是懂的,自然知道他胡扯,但他知识广博,十个话题我有九个是不懂的。到底平时学到了多少不靠谱的东西呢?很难估计。

不要误会,我对萧若元还是有着感激之情的。他让我学会了很多东西,节目也很好听。但感激归感激,他有他的问题。归根结底,在很多专业的问题上,他无非是看一些专家的著作,看懂了,就认为自己对这个问题懂了。且让我称这种人为“二流知识分子”。我承认这词有一定贬义,但我坚持使用。

二流知识分子很多的。最近红起来的逻辑思维,也可以算是一个。作为知识传播、开阔视野,绝对是好。因为一个人精力有限,不可能涉猎这么广博。这种味道的节目,可看作是低成本吸收知识的一个绝佳方法–虽然所传播的知识有局限,但你付的价钱,主要是时间,也相对低,同时由于讲课有趣,注意力容易集中,精力消耗也低。认清楚这是一种“平价商品”以后,就知道怎么去使用了。

我们需要二流知识分子,我们握手二流知识分子,每个人在大多数时候也只是个二流知识分子,甚至不如二流。但我们也需要知道,在遇到真正问题的时候,他们是不管用的。真正有用的,是对事情有深刻理解,并有深刻主张的人。当然他们的贡献可能只是开头的一点点–接下来的工作,又由其他人来完成–但这开头一点是必不可少的,也是最难的。这点决不可儿戏。至于为什么非得用这么mean的一个词呢?当你带领几十万军队跟敌人决战的时候,一个仁慈的决定可能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这时候你就会明白,mean是多么宝贵的一种品质。有时mean也是一种廉价的方式,去摒除善意的引诱,换来自己的坚持。

mean除了会没朋友,还伤身体,最好找个中医调理下。好的中医不容易找,要多留点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