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围墙

在城市警力、绿化等整体上相对落后的情况下,一部分人以买房的方式,获得局部道路的使用权,以保障其环境治安等需求。小区的围墙,则是维护这权利的手段中,费用较低的一种。所以问题重点不是小区应否有围墙,而是“私家路”是否应该存在。

一条道路属于公家还是私家,自然各有利弊。假设一个小区的人有权决定,一条路留作私家使用,或者允许公家使用,但收取路费归小区拥有。忽略收费带来的社会耗费(比如用电子眼,车经过自动收费),忽略小区内部意见不合带来时间和精力上的浪费,那么,小区的决定将增加社会的总收益。(老实讲,写完这段我忽然觉得,这不是不可行。)

如果以上的方案的耗费还是过高,那么地方政府可以在小区开建以前,估算双方得失,以决定是否允许道路私有。这样做当然也有耗费,比如开发商可以贿赂官员,导致社会总收益减少。而即使在小区建成以后,地方政府也可以在计算得失以后,通过行政手段,收回道路使用权(不知道法律上这是否可行),同时对住户进行一定的补偿。

现在的情况是,第一,不允许再有小区。第二,旧有的小区也将逐步拆围墙,同时补偿住户。换言之,即使私家路的存在利大于弊,也不再允许存在。政府为什么要收回人们自由选择以使社会获利的权利呢?自然是认为耗费过多。耗费哪里来?自然是地区官员贪污所致。假设贪污导致社会损失严重(注意,贪污严重不等于贪污造成社会损失严重),这样做还是合乎逻辑的。但事实上我认为是不明智的。如果贪污的确让社会损失严重,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不会如此发展。官员固然会收受贿赂,但同时也为了自身利益希望经济快速发展。可能有部分私家路的存在让社会利益受损,但总体而言是不会的。今后经济发展,权利下放亦是大势所趋,小区政策背后的逻辑亦与此矛盾。

我顺便想到了取消奥赛报送的政策。数理化的成绩,作为衡量好学生,费用是相对较低的。高校对竞赛尖子生的追逐,不是国家政策所迫,而是他们争取生源的结果。这样看来竞赛报送对社会是有好处的,但为什么政府要禁止?因为有的家长十分盲目,将没有天赋的子女送去各种补习班,受苦受难。考虑到这一层的耗费,禁止也许是有好处的。但长远而言这不是什么好办法,应该做的,短期而言是增加家长的信息,让他们知道如果没有天赋,搞竞赛没有好处。其次是降低进入好大学的费用,例如帮助中学生申请国外大学。长远自然是多建一些好的大学、大专或者学院。事实上在竞赛报送取消以后,高校采取自主招生的方法收取学生,数理化的题目大可以与竞赛题看齐。长期而言,数理化成绩衡量学生,都依然是费用较低的方法。这一点不变,政策要扼杀掉竞赛是不容易的。

所以我现在很好奇,如果真的没有了小区,人们会用什么办法维持局部地区环境。雇佣地区保安么?也好,刚裁完军,正好消化点劳动力。至于会不会搞到鸡飞狗跳,呵呵,就不知道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