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之间

昨天讨论百度的时候,括号里的一段话,后来想起觉得还不错。

知识,是资产,在当今世代,可以说是最重要的资产,没有之一。

但知识的结构很复杂,单以科技公司而论,技术是知识,新技术开发的能力是知识,新技术开发能力的培养方法,也是知识。一层套一层,好比函数、一阶导数、二阶导数。

知识结构复杂,那就换个角度,知识最终从属于人。所以,衡量一家科技公司的价值,甚至衡量一家公司的价值,最终看的,是人。当然人不可貌相,看人有很多方法,看作品,沟通,还要看学历,看师承,等等等等。但以人为纲去考虑,比较利落。

从知识到人,这个考虑角度的转变,并没有增加对知识结构的了解。它其实是在回答另一个问题:如何有效率地获得知识,或者如何去量度一家公司所获的知识。这显然是经济学的问题而不再是技术上的问题。但这又不是在回避问题。因为在讨论百度的时候,我的确就是在考虑百度的价值。有些时候,比如在学习的时候,我们也会问,知识的结构是什么?但我们为什么这么问呢?因为我们想更有效地获得知识。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回避“知识结构是什么”依然不坏。更准确地说,“如何有效获得知识”是一个问得更加好的问题。

以上例子说明,问正确的问题,有时比解决问题更重要。

但这样总结没有打中核心。因为两种能力都需要,当任何一方都取代不了另一方时,讨论哪个更重要是无聊的(当然市场有价,有时还是重要的,不扯了。)正确的总结应该是:当我们提出一个问题A时,往往希望解决的其实是问题B,而A的解决可以导致B的解决。然而有时A不能解决。这时候,深刻地去理解B,提出另一个问题C,使得C的解决可以导致B的解决,而C本身又可以解决,是智慧的做法。常常犯下的错误是,我们以为A就是终极的问题。因为在现实中,B往往是模糊不清的。最简单的例子,我们谁都说不清,我们人生的目的是什么。

清楚了?还没有。上面的论述,暗示了,我们如果解决不了A,就应该去找C。但事实上C不是靠找来的。这么好找,世事就简单多了。C怎么来?我知道的只有两个方法。第一,是你使劲地去想清楚B是什么。(上面不是说过么,B是什么我们往往并不清楚)B说清楚了,C有时自然出现。第二,是靠猜,或者瞎扯。如果你不善瞎扯,可以找人帮你。有时答案就在眼前,你大脑却总是忽略它,不得不靠此烂方法。我不是在说笑。例子1:当年黎智英开制衣厂,销美国,没有配额,很烦恼。有次好像跟个醉酒黑人吵架。黑人说,你丫烦什么。他说,我烦没有配额。黑人说,你sb不会自己造配额啊。他一拍脑袋,对哦,然后事情就解决了。例子2:有次,我需要劝一个人做一件事情。想不到办法。那人很喜欢张学友。我一个人就在那嘀咕,靠,除非张学友出现在他面前劝他做。忽然眼前一亮,张学友真的说过类似的话。以此入手,搞定。

好了,我知道是有点扯。就这样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