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经济取得重大的进步。有一种观点认为,一切生产力的提高都是知识的提高。

且放下“一切”这词是否准确,说大部分生产力的提高都来自知识,不过分吧。然而知识怎么来?

对于广大的农民工,知识是在工厂中学来的。边学边干,收入越来越高,近几年,随着老龄化,工资涨到飞起来。

张五常自然是反对最低工资和新劳动法。其中一个理由很精彩。根据我的理解,大概意思是:一个员工的收入除了金钱本身,还有工作中学习到的知识。这是一种合约安排,对于知识水平较低人群的快速提高,可能是较有效率的。最低工资或者各种劳工法例的订立,会破坏了他们选择合约的权利。举个例子,如果月入600的员工被迫加价到1000,只会面临两个选择,要么被炒,要么老板会逼他干更多的活,以致他可能没有时间精力去学习,而长期而言学习对他带来的收入,可能高于短期这400块的加薪。

当然,以上分析中“知识水平较低人群”的假设其实没有必要。因为高低只是相对的。

之所以想到这个,因为过去几个月几乎是我十多年以来最轻松的。去年4月我决定离开了数学圈,本来还很紧张地在准备找金融圈的工作。但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停下来,想想我到底该做什么,以及喜欢做些什么。我看了很多经济学的书,也试图提高一下自己的信息质量(例如玩玩豌豆荚一览,而最近又准备选几十个知乎上有意思的用户进行关注)。最近为了总结一下自己围棋上学到的道理,对人生可以有什么启发,又看了一些棋手的传记(btw,李昌镐的自传出乎意料地好看)。这些事情以前也有时间做,但没有这个心态。我逼着自己将这些思考很serious地写下来(用笔和纸而不是博客),问题想得很深,成果也很不错(这部分得归功于最近认真地看经济学,思维能力临时增长了许多)。现在看来过去接近10年做数学的方法相当没有章法,失败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硬要给这个失败找一个技术上的理由,那就是从高中开始过于高强度的竞争环境,导致了心态失衡,以致于没有停下来对学术研究的战略作全盘的思考。道理就正如前面所讲,被迫加了工资的员工在老板的催促下不得不多干活,结果一辈子就只能维持在这个水平。

当然,数学研究的失误还有其他原因。不过精确地考究为何失败,意思并不大。表面看来我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剧变,但在我的精神世界却只是轻舟荡漾。我依然喜欢思考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并以此作为满足感的重要来源。既然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而在历史的长河里,再伟大的人的贡献也终归是渺小的,那么我们可以做的,就是去理解这个世界的美,以及用优雅的方式存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