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中大演讲zz

编者按:网上看了几个来源,好些文字都非常难解,可能是技术问题。我会在某些段落后面,用括号加入我的看法,主要是猜他在说什么。部分“(笑)”之类的是原文附有。

時間:2016年1月16日 16:00-17:30

地點:廣州 中山大學

活動介紹

中山大學博學大講堂特邀國際著名經濟學家張五常先生蒞臨分享,張五常教授為此次演講傾註了大量心血,以80歲的高齡用了近一個月準備這次分享,可以說獻給大家一份2016最好的禮物。一部分是張五常教授的主題演講,一部分是嘉賓的提問互動。

張五常80歲高齡中山大學開講:2016中國經濟怎麽看
以下是張五常教授演講正文:

張五常:

各位同學,我今天在這裏作報告不是你們請我來的,是我毛遂自薦。在一個月以前,我的學生跟我說,想請一位北京的教授來談經濟,叫價太高,很頭痛。我說我不需要錢,給大家講講。(鼓掌)沒想到有這麽多朋友來聽,有的人說要我請吃飯,就無端端輸了幾萬塊。(“有的人说要请我吃饭,我就无端端输了几万块”。)
你要談到經濟,一定要說中國經濟的困難,同時要怎麽處理,因為現在目前中國是困難。怎麽處理呢?可以處理!但是我說的話,你們要聽才行。(假定主政者是一个人的态度)

十來年來,我說的話都沒有人聽,80年代、90年代那時候不一定,不是說我們國家有影響,但是我寫的文章、說的那些話,我依稀覺得好像有點效果。(最近有点曙光,所以出来多了一点)

但是現在,最近十年八年,我的影響絕對是零。但是我有一個條件,那是很少有的,我說的話北京是不禁止的,很多人以為是禁止,自作聰明,請我去說話又不讓我說這句話那句話。
二三十年前,政府派助手來幫助我,我拿任何文件都可以拿到,這是對我們從事研究的人,我是非常感激的。現在這點還是,我要什麽都能拿到。但是你們要明白,我從43歲跟進中國,我今年80歲,我還有魄力去應付,雖然是很難應付。

中國的問題,地方發展,不能像以前那樣到處跑,基本我的智力還是一樣,但是我疲累得很快,而且短暫的記憶力差了很多。我想象力跟以前差不多,想東西還是快,早上想的東西,中午就忘記了,過兩天又回想起來。(笑)

我做這次的報告,萬一忘記了怎麽辦?所以我把主題寫下來,我寫了兩天,今天你們聽到的是第一份,我準備講三方面。寫了這一份,我是很滿意的,但是我這一份主要講很重要的理論上的東西。(第一份,是说有第二份?还是说,第一次听到?前者比较合理,因为演讲的内容应该不用写两天。)

中國的問題
以中國目前的情況來說,我要講三方面。三方面都有大問題,目前中國的問題是很嚴峻。
我幾十年前跟上頭說得很清楚,我說我是做學問的,我不搞革命的,你要我不要講的話,你說一句就行,你不讓我寫文章,講一句話就行了。我說我可以不講,我可以講錯,但是我不能說我不相信的話。

你不想我講,講一句話就行了,你不要我寫的話,也講一句就行了。這麽多年不通知我,實際上,北京上頭對我是好的,我批評得很厲害也沒有關系,我需要什麽資料,都可以拿到。地方的幹部們,我問他們,他們都回答。
我為什麽這麽說呢?我這樣的年紀,突然在理論搞了很多問題,你們回家慢慢看,這是很神奇的,我的解釋很簡單。
一個人的供應、供給就是為了需求,假如不供給的話,就沒有資格需求,這就是所謂的薩伊定律。這個定律跟凱恩斯有分歧的,所以薩伊定律人人都說錯。

我說它沒有錯,為什麽沒有錯?我的“天才之筆”,我的天才在哪裏,我常常在人家面前自己贊自己,不是沒有道理的。

第一點

我說一個人的需求曲線,對著鏡子看就是等於他的供給曲線,這一點不深,但是你念經濟就要註意了。我的需求曲線不用效用、功用,我是回到用時,那個需求曲線就變成最高的邊際用時的曲線。假如你對著鏡子看,就是變成最高的代價曲線,也就是最高的邊際成本曲線,就變成供給曲線。(简单说,假设你有10万个老婆,边际用值是600块^_^, 如果市场价格是700,你就卖老婆,卖到你的边际用值变成700,如果市场价格是500,你就买,买到边际用值是500。原理上跟科斯的牛和大米例子一样,后者买卖的是使用权,一般化以后成了不得了的理论。钱是一个媒介,让你可以将买和卖的行为分离,但最终你得来的钱要换取别的东西,所以供应最终是为了需求。)

這一關就過了。你可以明白,我生產面包,供應,賣給你,我需要別人的東西才做面包來賣。

第二點

真是天才了,我幾百人一起分工合作,各有各的貢獻,那要怎麽看?答案就是,假如你用《件工合約》去看,這是很難的。《件工合約》看,任何東西在任何辦公室裏做,每一點小東西一件一件算的話,每個人的供給曲線在這裏。(件工合约,等于说雇主用固定价格收购小东西。工人边际上多生产一分钟所赚来的钱,等于那一分钟用来做最开心的事情的价值。)

第三點

凱恩斯爭論,薩伊怎麽錯了,就是有儲藏的問題。說薩伊定律錯是有儲藏的問題,我儲藏而不用,怎麽有需求呢?我的答案很簡單,天下哪有儲藏而不用的東西呢?沒有這樣的東西,我把一大堆鞋放在床下,我睡覺安穩,但我還是要用它。(储藏是今天的决定,决定将需求推到将来)

抗戰期間,父母把一些小金塊綁在小孩子身上說不用,但是也在用,防身不是用嗎?我想不到什麽東西是藏而不用的。凱恩斯說儲蓄是流失,投資是註入,我就不明白這一點。凱恩斯說薩伊定律錯,就是說有儲蓄、儲藏的問題。但是我說無論你怎麽儲藏,你都是在用,怎麽不是用呢?

情況不同的時候,你的投資項目就不同了。你看形勢大好,我就請幾個人幫我做事,形勢不好的時候,我還是賣房子算了。所以形勢不同的話,有些投資是沒有什麽經濟效用的。

比如你買一塊地建,對經濟沒有什麽貢獻,你請幾十個工人來又不同了。所以問題不是儲藏跟投資有什麽分別的問題,有些投資對經濟貢獻很大,有些少很多,看形勢問題。(存钱怕大家不懂, 于是举屯地的例子)

你看斯密在《國富論》裏說真的工廠,幾十人做針,大家一起合作,平均起來每個人可以做幾百根針,分工合作可以增產幾千倍,這是很容易的。(怎么忽然想到这里去了?可能因为,货币是让买卖的行为分离,存钱是将收入跟投资的行为分离,这分离带来了市场要素的重新组合,经济学上第一个让人振奋的例子,就是国富论里面做针的例子)
那是90年代,很困難的時候,農民從鄉下出來了,90年代是很困難的,完全不理合約,喜歡怎麽做就怎麽做,什麽最低工資、勞動法,都沒有。就是這樣子。那時候很困難,樓價下跌,那時候也大力懲治肅貪。那時候合約自由,隨時可以做,隨時可以不做,奇跡就出現了。(合约自由,劳动力的供应没有约束,优化容易)
我們先看中國的情況,在農業經濟,分工合作的機會是很少的。到了工業經濟,工商業、高科技,分工合作是很重要的,可以增產很多倍。所以農業分工合作的機會很少,工商業分工合作很大,因此可以增產很多倍。這是很簡單的。那些說人口多要餓死了,人口多就增產。(人多了,地少,会饿死,但分工可以更细致,节省更多交易费用,所以反而增产。所以交易费用比土地重要,所以制度比资源重要。)
在經濟裏面,分工合作和增產的倍數,在工業方面遠比工商業大。另一方面,農業經濟裏養雞、種田有多少交易費用呢?但是在工商業方面是很厲害的,80%以上是交易費用。把工業轉到工商業時,賺錢倍數上升,各個專業一起合作,增加的倍數很多,回報率很高。(应该是文字有误。工业的分工合作增产倍数很大,而工商业的优点是不同专业之间的合作,回报率更高。后者交易费用比例更高,所以对制度的要求更高。中国目前在哪个位置呢?工业在劳动法之前还是不错的,但工商业就未见得很发达。)

張五常80歲高齡中山大學開講:2016中國經濟怎麽看

勞動法

你要發展快,你希望大家合作、增產,就要盡量減低交易費用,這就是新《勞動合同法》。中國的發展,奇跡的出現,所以我很佩服朱镕基,我曾經批評錯他了。(显然,是说“这就是新劳动合同法的问题”。无端端捧朱镕基,因为他任内没有搞劳动法。)
所以經濟增長理論就是這麽簡單,麻省理工、哈佛大學的經濟理論都是廢物。所以看他們那些人的時候很尷尬,現在問題處理是很簡單的。我知道有很多方法處理勞動法,我們昨天晚上聊天說有很多方法。(这么多年过去,怎么忽然又聊起?国难当头,老人家的话有人肯听了?)
我知道東莞開廠是很難的,不像房地產,碰到時間對的時候就可以了,做工廠是很難的。我爸爸在100年前,從事香港的電鍍行業,我從小就知道工廠的事情,我就走工廠做研究,開始跑香港的廠,又跑大陸的廠。

我父親發明了拋光蠟,是最好的,到今天還是最好的。那家拋光蠟廠現在還在昆山,年年輸錢,輸到今天還是輸下去。但是我不希望父親發明的蠟在我有生之年消失,所以虧本我還是繼續。因為地皮建了其他廠房租出去,能夠維持我那個拋光蠟廠。

這個經驗跟許多朋友是一樣的,做廠輸了叫救命的人,反而在地產方面賺回來了,因為時間對,在房產就能賺回來了。所以我說做廠真的非常難,能夠做廠而賺錢的人非常厲害。所以我說,你要實行勞動法例,你沒有做過廠,你沒有資格出聲。
我們說起來容易,但是《勞動合同法》我個人認為是要取締的。有兩種做法,很簡單。第一個做法,共產黨要做,只要他們要做,什麽都可以做到,就是把它拆掉就算了,有什麽做不到?不需要多問的。

第二個做法,學英國,退出合約的做法,政府容許,你同意的話,我不管,你們同意,你們就私定合約。香港的租屋管制搞得很糟的時候,也搞這個。(先搞退出机制,试探一下。多人采用的话,索性就取消。这是暗含的一着。)
我不是很擔心印度,很多人擔心中國。印度,我不擔心,反而擔心越南。良心話說,我很擔心朝鮮,那個傻子。(鼓掌)因為朝鮮人是很拼命的,他可以坐十幾個小時不動。當年香港只有500萬人口,做成衣、玩具等,全世界都拿到香港做,那時候只是幾百萬人。

朝鮮有2000多萬人,多很多人口,假如那個傻子會做的話,中國就很麻煩。朝鮮人很能做的,你不需要看什麽,你看他們閱兵,在那裏跳舞,很整齊的。(鼓掌) 我看年輕朝鮮人跳舞,我說假如那些人到工廠做,就麻煩了。
所以新《勞動合同法》是未富先老。誰不希望做好一點,誰不搞高科技,誰不希望有自己出名的名牌,你以為人們都傻嗎?這個人沒有做過工廠,要逼人家做工廠,很難做的。你說什麽人的學問比張五常厲害?不可能!(鼓掌)

推出新《勞動合同法》的那些人,應該罰他們去做廠。(鼓掌)我這份東西,你們要看的時候,勞動法方面我已經講過了,你不需要怎麽看,但是這篇文章理論的結構,我怎麽闡述薩伊定律。(他有份东西。。。记住要找来看看)

那個解釋,是一個非常好的理論,有三點。

第一,非常簡單;第二,是明顯對;第三,解釋立場,我把貢獻給了薩伊。我現在用中文寫,就很難輪到我,將來看怎麽發展我再把它放進我自己的理論裏。

人民幣

我現在講人民幣,這一方面比較敏感,你們看報紙就知道了,我不想說目前該怎麽救,我只是想講幾點重要的問題。一個國家能夠把它的貨幣推出世界,假如成功是很好的,一元的人民幣推出世界,就可以擁有一億的人民幣,我們可以接受。假如人家推翻你的時候,你也賺了利息,這是很好的生意。(一亿人民币推出世界,就可以拥有一亿人民币等值的东西,别人将来推返给你,你赚取了那些东西在期间的增值,就是利息。中国劳动力开始紧缺,需要将国内资本推出去以使用外国的资源进行生产,人民币国际化是必然的趋势。)
英國當年是日不落國,主要就是靠英鎊。加拿大、歐洲、紐西蘭都是用英鎊,能夠被國際接受的貨幣,是能很劃得來的。但是後來變成了美元。歐元原來想打出去,但是打得出去,現在日元也想出去,但是出不去,現在人民幣要打出去,應該要出去,條件相當好。
第一,我們人民幣現在有面目。
第二,前幾年人民幣是強勢。
第三,全世界中國人很多。

在銀行存款存什麽,就存人民幣,現在形勢變得很快。一方面把人民幣推出去,怎麽把人民幣變成強幣,這不是很容易的,這是很大問題。

我個人的感受,你說到中國來搞南海的問題,我覺得很反感,假如是要打垮人民幣,這是很普通的,因為我們做生意的,我要推倒你沒有什麽不妥,這完全是商業的行徑。

所以人民幣要不然就不要打出去,要打出去的時候,要有一點好的產品給人家才行。現在就是這個問題。但是假如這個產品不好,不僅外面可以把人民幣搞得一塌糊塗,會把中國經濟的問題也搞不定,所以中國貨幣的問題是很嚴重的問題。

第一,國家要取消貨幣政策,用貨幣政策調控經濟這一點不應該,因為貨幣的目的是協助貿易,不要用來調控經濟。美國用來調控經濟,不好用,真的不行。

我的朋友弗裏德曼在這方面很厲害,研究貨幣前無古人。從1982年開始做,一直做到他死為止。格林斯潘,你們都記得,聯儲局的任何人,格林斯潘都批評,最後格林斯潘也是搞壞了。

我們不懂貨幣,又要學人家,說利率要浮動,是要浮動,自由浮動怎麽自由呢?沒有得浮動的。現在又說與一攬子貨幣掛鉤,很復雜的。
我個人的建議,人民幣現在的情況是不要急著出去。我十年八年前,我要大勢把它推出去,當時沒有推。人民幣強的時候沒有推,但是我認為現在要做好功夫了再推。要怎麽做好這個功夫呢?你聽我說。
很多年前,我建議要穩定一個鉚,不要跟任何貨幣掛鉤,我寫了很多文章解釋,很多朋友看過都說好。但是那北京從來不接受,我知道,黃奇帆也喜歡我的說法,但是現在不知道有沒有可能奇跡出現。

我解釋問題你們聽,金本位,是用黃金做的,很多經濟學家認為是最好的經濟制度。有兩個問題:

第一,不夠金子供應的時候怎麽辦,第二,金價變動的時候怎麽辦?現在金價變動很快,就是這個問題。

我的建議就是,第一,你選一攬子物品,有的是期貨,有的是石油,等等都可以,把這些物品組合,成為一攬子物品,加起來有一攬子整個的價格,然後用貨幣去鉤住,這樣就可以了。

你不需要真的有實物在手,比如1萬人民幣大概可以買這一攬子,只要政府擔保。我建議金本位變成物品,不需要急。當一攬子物品夠大的時候,就不受貨幣價格的影響,也不需要有貨艙。這個方法不是很新的方法。
現在深圳搞前海自貿區,人民幣這樣怎麽搞?人民幣在國際上不成氣候。還有一點,把人民幣推出去的時候,不要搞什麽離岸中心之類的,一推就推出,一下就做出來。兩年前我在前海說這句話,外國回來的教授批評我,這個我不是亂說的。

德國式的經驗、香港式的經驗就是這樣子。這麽做市場會有辦法的,市場會自愈,搞好一攬子的時候,市場就自然會調整。搞離岸中心的時候,利益集團就得益了,很麻煩。(离岸中心就是双轨制,当然不好)
我個人估計,中國外匯儲備目前還可以推行這個制度,可以維護得了,如果是十年八年前推出的話,就不得了,因為那時候人民幣強。他推出人民幣,人家要,現在要做的話,麻煩很多。

所以你一定要做的時候,幾樣東西一定要跟著做,《勞動法》要改。增加競爭力的時候,人民幣夠得緊的話,可以調整的,每年的物品升2%、3%沒有問題。假如相信人民幣的話,人民幣就有人相信,現在很難做的。(人民币的背后是国家的生产力)

張五常80歲高齡中山大學開講:2016中國經濟怎麽看

肅貪
第三個問題,肅貪的問題。

我舉個例子,你們聽說現在醫院不準收紅包,香港的醫院也不收紅包。但是這個問題,你不收紅包,護士、醫生的工資怎麽調整?他們靠收紅包的,現在不準收紅包,不會醫死人嗎?收紅包是他們制度的一部分,我不是說這個是好制度,在競爭之下出現了收紅包的制度,現在不準收,你就要給他其他的好處,不要只說不準收紅包就算了。(参看“咸水草与淡水蟹”,竞争下的红包是价格的一种形式。)
目前人民幣這個情況,又說搞增長外匯、控制資本戶口,這些都很麻煩,該怎麽做呢?這樣做沒有什麽奇跡出現的。最近又打擊地下錢莊,我不是為地下錢莊說話,你們不要誤會,但是地下錢莊這個事情知道很久了,幫助小生意的。這些事情他們並不是今天才知道的,這些事情你知我知大家知,突然間登報紙說關閉了很多家地下錢莊。(进一步举例,反对没有全局观念的打贪行为)

我沒有見過任何經濟發展這麽快,絕對是人類的奇跡。那13年,幹部有獎金,但是問題是,獎金是主要靠有地,有些送出去的。每個人都說,我有這個關系,現在問題是這種制度,這種地方幹部跟合夥人的投資關系,現在不是通過增值稅突出出現嗎?(17%增值税应该是地方干部跟商人的分成制度,这点我所知不多,可以参看“中国的经济制度”。)

現在送禮、吃飯,招呼很周到,有什麽問題馬上結局,所以奇跡就出現了。你說不準吃飯,但是你用什麽另外的東西給他呢?一個縣長5000塊/月,他自己買了一棟樓,就要靠獎金了。沒有獎金怎麽辦呢?他跟投資者都變成朋友了,就是這樣運作的。但是醫院方面,我不敢說他們那樣做是好的。但是中國的發展是有目共睹的,特別快,那幾十年的功夫發展特別快。
地方政府這麽成功,縣制制度這麽成功,現在到處跑去招商,它並不是紅包這麽簡單。它拼命去招商,是縣與縣之間的競爭,你說是貪汙,怎麽貪汙呢?這是縣與縣之間的競爭,這是合夥的形式,中國就這樣子。你要去投資,你跟他說這個水電的問題,他們說馬上幫你搞好,很少見他們這麽服務周到的。這是合夥的生意,這是經過增值稅的,是分賬的。(跟前面红包一样,可参看咸水草一文,竞争下的贪污跟竞争下的红包,本质是一样的)

有時候吃吃飯、送送禮,這是生意的行為。現在說不準吃飯,不準送禮,是很麻煩的。你說不好,我就說你換另外的,不能說不吃飯就算了,這跟醫院又不一樣。中國搞朋友關系,我不是說地區政府沒有貪汙的行為,我不是說某些貪汙行為不該管。
你不能在一個制度裏去掉一部分,你要考慮整體,你說不準送禮,但你要想另外的方法。香港沒有什麽送禮,現在香港高級司長20萬一個月。假如只是看效果,不要管貪汙,只要看效果,中國的制度是人類歷史上最好的制度,要看效果,但那些算不算貪汙呢?很難說。他們只是合夥人的關系。送你一塊地,我告訴你,這個絕對不是(貪汙),我已經算過了。
我為什麽要送你一塊地,我細算過後,每年12%的回報率,這不錯的。我當年調查的時候,大概十年前左右,一畝地大概需要投資12萬人民幣,這不是上海、廣州這麽貴的地方,那時候的成本,偏僻的地方大概要12萬/畝,我送給你。

但是你要建工廠,你要把錢放在銀行裏,放進銀行裏就分了,獎金占百分之幾,馬上就交出去了。這些寫在合約裏,催你馬上建,遲一點都不行。接著你要送禮、請吃飯,他們的制度就是這樣子,你可以不喜歡,你就要改一個制度,因為制度就是這樣子。
說到中國目前的情況,幾個方面都有問題。完全不去看制度本身的問題,你不喜歡,也很難怪的。我當年調查這些制度的時候,我也覺得很多地方不對勁,但是我跟進的時候,他們有承包制出來,層層承包,在地區上面,一直到縣,就變成主角,因為土地全是由縣主張。
現在回看中國的奇跡,那些幹部做事情沒有了當年的熱情,我談談貪汙事件。我研究的時候,2004、2005年,2006、2007年那幾年,但是後來溫家寶提出4萬億,地方政府花了二三十萬億去投資,因為這是政府鼓勵的,因為有基礎建設,這就是問題。(很有意思的变化:私有企业的商人,在县际竞争下行贿,付出的是一个竞争下的价,这个价被两个要素约束,第一,是县之间的竞争,第二,商人投资的回报。后者当然也包含商人间竞争的因素。现在变化来了:钱的来源变成政府主导的投资。这笔钱,管理者对它的心疼程度,远不如商人。那么贪污的现象会如何变化呢?这个思考角度才会带来后面的惊奇:贪污下,居然东西都是建好的。政府主导投资下,贪污的量被什么决定?我感觉张五常没有答案,毕竟这成本的计算牵涉到许多政治层面的变量,他可能无从考察。)

中國搞基礎設施建設,幹部是很熱情的,很快的,快得很厲害。因為搞基礎建設是要講穿衣戴帽的,馬上去搞。比如建一個機場,他馬上去做,是有些回扣的。那些回扣是不是算貪汙呢?也算的。

中國有些方面是奇跡的,臺灣當年建地鐵,發現貪汙,馬上停工,地上就剩下一個洞,沒有鐵。泰國建高架路,發現貪汙,也停工。但是中國,一發現貪汙,已經建完了。
你花十幾萬億,你拿10%的傭金,不是太離譜吧?(笑)因為你的錢太多了,你抓了他,是不是冤枉呢?那是事實。現在很多城市都放緩了建設,我到今天也搞不清楚,這是不是貪汙的一部分?

有些地區幹部去吃飯,那些應該是制度的一部分,有些我認為是制度,拿紅包、吃飯、送禮應該是屬於制度的一部分,你不喜歡這些制度,就去改,但是不能說是貪汙。基礎建設一下花幾十萬億,拿一點回扣,這些算不算貪汙呢?還是屬於制度的一部分呢?這很難講。

現在這方面都放緩了。有時候我看到這些問題,也不知道罵好還是笑好。工程做得好,發現貪汙時,一定是做完的。所以困難方面,我不是說沒有肅貪,我沒有說過這句話,但是在某些情況下,我是有問號的。
問答

1、問:國家開放二胎政策後,女性的就業受到影響,國家要不要為女性就業帶來補助?

張五常:我是反對計劃生育的,反對生育管制,一家一孩如果嚴格實行的話,每個人都變成舉目無親,全部的血親關系都沒有了。

所以這是很大的問題,所以我歷來都是反對生育管制的。後來我發現在中國農村,你要生是沒有問題的,花幾百塊錢,反而共產黨人就很難。在城市就比較難,這個我就擔心了,我擔心什麽時期呢?在城市裏面的人可能聰明一點,農村的人可能沒有那麽聰明,這樣生出來的小孩就比較蠢,結果城市的孩子聰明卻生少了。我後來就不擔心了,中國的小孩到處都很聰明。(鼓掌)
我唯一感到我自己要做的事情是,盡量把我的錢捐給那些窮的小孩,給他們讀書。說真心話,中國的小孩到處都是聰明的,我想牽涉到什麽種族歧視,但是我在美國教了很多年書,有些學生真的是讀不了書的。(笑)
金融是沒什麽不好的,起碼收入比較高,但是一定要增加知識,一定要學會看那些《華爾街日報》,你要看得懂那些數字,那是不容易的。你看英國那些《金融時報》,那是不容易看懂的,你看懂那些比你學書本的知識更容易。

你要在市場上賺到錢,一個是黃金定律,你要知道的比人家多。知識不一定是力量,你們都說知識是力量,但是知識是金錢。(笑)(顾左右而言他,不是老人家耳朵有问题,而是问题问得蠢或者答起来麻烦。如果生孩子给女性补贴,会使社会成本跟个人成本分离,造成浪费。)
2、問:請問您如何看待中國的股市?

張五常:我從來不去教人家投資股市,因為你賺的錢不分給我,(笑)輸了錢你就可以罵了。
3、問:如何在保證經濟發展的同時,保證社會公平(不腐敗)?

張五常:我沒有說過腐敗對經濟有好處,我沒有說過。現在的問題是,什麽是腐敗,我是反腐敗的。(笑)(漂亮!反对腐败,但探讨什么是腐败。这绕过很多政治的争执。多年来我浪费了多少时间在看这些无谓的争吵。)
4、問:如果中國制造業如果倒閉的話,您認為可以轉移到什麽產業?

張五常:不要人家說什麽,你就說什麽,轉型它自己會轉型的,不要你擔心。中國的工廠從早到晚都在想,它掌握的信息比我們多,它是想盡辦法去轉型的,政府你什麽都不懂,就教人這樣做那樣做,所以我說應該罰它去做廠。

不需要我去教它轉型,它自己會的。他們有他們掌握的信息,市場就這樣,你做錯了,市場就懲罰你。
所以弗裏德曼說,我剛開始認識他時,對他印象很深刻。我第一次見他,1963年,他在一個小學校裏演講,十幾個教授坐在一起,我的老師要求我去聽講。在那裏開會,弗裏德曼在那裏,有一個教授就問他,被他罵得很痛快,這個我印象很深刻。

他說你做錯了,市場就懲罰你。最難的事情就是讓人家認錯,但是市場不需要你認錯,你破產就是認錯了。我當場就哈哈大笑,弗裏德曼就問我什麽名字,我告訴他。他問我是不是在這裏教書,我說不是。他就說我很厲害,到場的老師就很尷尬。

這就是市場,不需要你認錯,認錯是很難堪的事情,你做對了,就獎賞你。現在就是這樣,你逼他轉型,他知道情況,到了不轉不行的時候,他就會轉型的。這是很顯淺的(道理)。
現在的金融風暴,如果弗裏德曼在,他就會破口大罵。這是一個現象,他不一定對,但是他快,快得不得了,他怎麽可能這麽快呢?他是一個現象。聽說凱恩斯也是這麽快,但是我沒有機會看到凱恩斯,但是我跟弗裏德曼很熟,他的確很快。(怎么忽然转到这里,难道因为,弗里德曼这么快,是因为他不会去思考蠢问题吗?)
5、問:請問美聯儲加息對中國的影響是什麽,美元升值對人民幣的影響是什麽?

張五常:美聯儲現在只是加一點點,對中國當然是不好的,對外面也沒有什麽好處。但是美聯儲是幫不了忙的,我不知道它是看什麽資料決定加息的。

它掌握什麽信息,我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他們不應該總是說,說了一兩年了才加息,這個事情是不要講的,可以不說就不說;第二,我認為加息得太早,現在經濟並不是那麽好。
6、問:2016年及未來中國經濟及走勢是什麽?

張五常:目前看中國經濟有很多問題,要大刀闊斧地做,還等什麽呢?我剛才已經講得很清楚了,我的提議就是這麽做,縣制制度是很好的,但是有的不是很喜歡它,那就改。

我2003、2004年的時候寫了一篇文章,還不是修憲的時候,我說先不要改,先研究中國的制度,哪些要改,哪些不要改,搞清楚了,然後再把它寫進憲法裏,當時完全沒有考慮。

現在縣制被拆除很多,中國的成功是事實,看看廣州,跟30年前的廣州比,你到處看看,這是奇跡。你怎麽不好好考慮哪些改,哪些不改,所以這裏拆一下,那裏拆一下,這樣的情況相當復雜、麻煩。
7、問:亞投行成立對於人民幣匯率和人民幣國際化來說,是否一著好棋?

張五常:人民幣國際化是好的,但是不是現在這樣的做法。亞投行也是好的,但是要看怎麽做下去,(亞投行)明顯是有用的。但人民幣國際化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現在(人民幣)打出去,產品質量不行,那就是問題。

強貨幣出去就好,弱貨幣出去,不綁住一些東西不行,一定要有鉚。國家這麽多,又不可以像香港的貨幣制度,一攬子貨幣不行,不下鉚不行,要下一個好的鉚,我已經寫了文章去建議,以一攬子貨幣為鉚,不可以用貨幣政策來調控經濟,這是很大的麻煩。
8、問:當代中國的局勢下中國要不要走供給改革的路?中國的結構化減稅您怎麽看?

張五常:裏根是非常好的總統,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個奇跡。中國也有好的(領導人),否則怎麽會有今天呢?但是我個人認為,我反對貨幣政策,因為美國的今天不是那麽好,要重新再考慮這個制度,曾經是很好的,我們要回頭再考慮。我寫了一本書,全寫出來了,《中國經濟制度》這本書,我做了好幾年的研究寫出來的。
貨幣要出去,但是要考慮清楚才出去,要開工才賣產品,先把產品搞好。現在中國面對的問題很復雜,中國的稅制說起來是很長篇的事情,有的地方好,有的地方不好,要講很長時間。增值稅是好的,要往這方面想,現在考慮的遺產稅,這是不可以的。

為什麽要否決遺產稅?香港有過經驗,但是最後取消了,增稅的費用太多。美國也考慮過取消(遺產稅),但是取消不了,所以這些稅就不要搞了。如果土地可以賣的話可以幫很大的忙。

我認為還是要走增值稅那條線。香港的稅制基本上是很好的,現在搞復雜了,所以稅制要以簡單為妙。(提起土地的意思,是政府推遗产税的意图:增加税收)
9、問:在中國經濟困難期,對外貿行業的前景和從業人員來說,您有什麽建議?

張五常:我建議了很久了,取消所有關稅。(鼓掌)怕什麽呢?中國人出去跟人家競爭,怎麽可能輸呢?這是沒有腦子的想法。(鼓掌)把所有的關稅全部取消,跟其他國家商量取消,搞那麽多協議幹嘛,這麽簡單的事情。

現在搞出很多利益集團出來,中國一定贏的,怎麽會不贏呢?歷史說得很清楚,中國人吃得苦,否則怎麽能養得起這麽多人,中國這麽多人口,如果不夠聰明,吃不了苦,怎麽可能養得了這麽多人。所以我說取消所有的關稅,在國際上正規地鬥一下,我一定會賭中國贏。(鼓掌)
10、問:怎麽看待國家的“一帶一路”戰略?

張五常:第一,雖然我有跟進這方面,但是我搞不清楚是怎麽一回事。第二,這個要等一段時間,我大概知道這是什麽,但還是不太清楚,真的是不太清楚。

目前的感受是雷聲大雨點小,沒有一個很實質性的東西,在這方面要誇獎黃奇帆,他對重慶最大的貢獻是打通了舊的絲綢之路,從重慶一直運到歐洲,這是很大的改進,現在很多貨物都是從重慶那裏上火車,這是很明顯的成就。但是“一帶一路”怎麽說呢?我要多了解一些資料。(你老人家真的很喜欢黄奇帆啊。有这么个政绩在,黄奇帆是应该升上去了。)

11、問:對於農業產業的而發展,如何提高競爭力?

張五常:中國搞農業是沒有優勢的,好的農地太少,所以現在很多農產品進口是應該的。你不用農產品進口是不安全的,沒有任何是比人家賺錢是更安全的,基本上中國的農業發展是不錯的,農民生活的改進很快。

現在這個問題很奇怪,北京不太清楚,它要把農民搬到城市裏去,據我了解這是很奇怪的。農村偷東西很厲害,什麽都偷,他必須住在農地裏看管著,他要搬去城市怎麽辦?偷東西這種文化,我認為不是那麽容易的,雖然我自己的魚塘被人偷得很厲害,但是沒有辦法。但是基本上說,中國人是聰明的,在農業上想到辦法,但是(農產品)進口還是要的。
燕窩現在聽說發展得挺好,是不是在泰國發展得很好?有自己的燕子,聽說發展得很好。現在中國吃的東西多了那麽多,但是完全沒有出現農產品短缺的問題,但是有一個問題我一定要答,現在農產品進口全部都是國家控制的,你們知道吧?是不是一家國企全部控制?應不應該國家控制呢?

像香港那樣,有幾百個進口商。現在香港的米鋪各有各的進口,這是一個問題,怎麽選擇呢?是國家一個企業主導,還是讓市場(主導)?我個人是偏於用市場,自由地各自為戰。但是另一方面,不能排除有一個機構可以去壓價壓得比較好,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
但是以香港的情況來說,是各自為戰的。不要忘記香港基本上是沒有農業的,但是沒有聽說過香港缺糧。所以進口是很安全的。中國政府壟斷這個進口,應不應該這樣做呢?這是一個問號。如果讓我來挑的話,我挑自由進口。但是另一方面如果由一個機構去控制,那個進口價格會比較相宜。 (張五常 / 中山大學博學大講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