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

最近看了点周其仁的文章,觉得蛮有意思。

一家公司,本质上是一个合约的安排。它将若干生产的要素有机组合起来,进行生产的活动。各生产要素,其实就是资本,这包括(但不只限于)土地、资金、机器,以及最重要的,人力资本。资本的定义就是可以产生收入的东西。固然你可以将土地机器和人力分开来看,看作不同的东西,但也可以都看作资本。真实世界中,它们之间可以进行买卖,例如用钱买人力,买土地等等,可见统一地看更高明。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缺乏对资本的正确认识,一个明显的后果,是高举马氏理论指导生产的国家,人力资源往往得不到发挥。

一家公司如果是国有的,名义上资本属于全民,或集体,但实际上必然有私有的部分。至少而又最关键,人力资本就是私有的。这是天然属性。在计划经济年代,国营商店的员工臭脸聊天嗑瓜子,可转过头来,面对走后门的熟人,其热情不亚于西方先进国家的优秀销售员。可见人力是被浪费,其根源是人力资本的产权没有被明晰:员工做得好,有业绩,工资不会提高,换言之人力资本的收益权不属于个人。在走后门的情况下,帮了别人,别人将来也会帮回你,人力资本有了收益,使用此资本的积极性自然就不同。产权除了收益权,还包括转让权,用在人力资本上,这就是跳槽的权利。今天的就业市场如果不允许跳槽,是不能想象的。而跳槽的结果尽管有好有坏,但总体而言总是让资源配置优化,这都是产权明晰的好处。

公司的产出涉及多种资本,资本摆在那看似不动,但其价值每分每秒都在变化。如何让资本投入获得更大的产出,就是企业家的工作。企业家本身其实也是资本,而且差不多可以说是最重要的资本。企业的成败固然跟市场环境有关,但在相同环境下,企业家决策的好坏可以左右一家公司的生死。好的企业家,可以获得贷款、风投、集资,这其实也是用自身资本换取金钱的一个交易。

公司的合并、分拆,或者策略的转变,都可以看做是资本结合方式的转变。其结果好坏的评估自然是复杂的,但归根结底一点,就是看公司的资本能否得到更好的发挥。像以前提到过的,李氏大公子强迫旗下楼盘居民使用旗下电话公司服务,表面上省下了销售的费用,但暗地里,楼盘的价值、公司的信誉,这些资本的价值都被削弱了一小块。一加一减,优劣不明,不过通常这种策略不被认为是高明,因为销售的费用变化不大,公司信誉等变数却很大。而且这种只顾看得见的利益的生意人,往往是不被看好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