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地址的经济学分析

先此声明,以下故事纯属虚构。

最近翻译科斯的文章,正好遇到一个有趣的案例。

我的一位朋友,将地址写了在我家,保险费可以因此每月少付大概80加元。昨天我要求她改回自己的地址。她大怒。

将地址改到我的家里,法律上应该不容易被抓到。因为很难证明她没有住在这里。事实上她平时工作的地点到我家的距离,远远小于到她家的距离。

根据科斯定律,只要权利明晰,而假设市场交易费用为0,资源的配置与权利谁属无关。且让我们在这个例子中试一下这个定律的威力。

将地址写到我家,比写到她家,每月有80块钱的利益。但对我会造成不便。假设给我带来的损失是a元。(这a元是真实而存在的,因为在交易中有办法让它表达出来,下面会提及。)

假设这事情由一个公正的法官进行有约束力的判决。

1)如果判决认为,我有权不让她地址写我家,那么她将因此而每月要多付80而我减少了a元的损失。为了省钱,她愿意付不超过80元来购买地址写我家的权利(这里假设这80元是已经扣除了她要来我家拿信之类的不便)。如果a小于80,比如说a是60,那么我们之间便有了交易的空间,她可以每月付我一个高于a但低于80的数额,比如说,70元,换取地址继续写我家。如此她省了10元,而我得到70元但承受60元的不爽,也净赚10元,双方得利。如果a大于80,比如说,100, 那么除非她付100以上,否则我不愿意她地址写我家。但她不可能付这钱,因为她只能省80.所以她地址会继续写自己家。所以,a大于80,写她家,小于80,写我家。这是权利归我的最优配置。

2)如果法官判决她有权将地址写在我家,这时候资源配置是不会变的。因为如果a大于80,比如说,100,那么我愿意付一个超过80而少于a的价钱,比如说90,让她自己写回自己家。这样她多付80保险但得了90,净赚10块,而我付了90却免了100的不爽,也赚10块,双方得利。如果a小于80,那么我将继续忍受她地址写我家,不然的话为了免除a元的不爽我要赔80,不值得。所以,a大于80,写她家,小于80,写我家,与之前的配置完全一样。

当然,分析归分析,事实的发展往往呈现经济学上看来荒谬的状态。首先她会试图证明,我帮她收信是举手之劳,损失微乎其微,换而言之,a接近0. 然后,举手之劳可以帮她省80,不做是不应该的。值得注意的是,从头至尾她承认我拥有不让她地址写我家的权利,却从未提出任何交易条款,每月付我一个介于0于80之间的金额。这表面上违反了科斯定律,其实不然,因为科斯定律要假设交易费用为0(张五常说这逻辑上不对,因为交易费用为0就根本不会有市场,但这个问题无伤大雅)。在实际应用中,举手之劳帮人省80却要收钱,会受到道德的谴责,这可以视为一种很高的交易费用。(这种费用的研究方向,是从所谓“多次博弈”的角度。因为社会上普遍认为,今天你帮人省80,明天别人可能会帮回你。长期而言大家有利,故默认为规矩,并对不守规矩者进行翻白眼等道德谴责活动,以省下议价的费用。用张五常的话说,合约是为减少交易费用而设,而公司的本质就是合约。)

可惜事实上,a绝不是接近0。科斯定律不会探讨交易双方如何为自己的收入和损失定价,而是假设定价已经清楚,并在交易的行为中表现出来。无论我这种所谓的不爽在别人眼中是多么微不足道,我都拥有对它估值的最终决定权。事实上,即使她给我每月80我也不愿意地址写我家,这充分显示了a其实大于80. 所以,所谓的社会规矩在这里,并不适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