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之美

试过在深夜,精神和体力都透支的时候,产生了新的灵感,却嫌太累没有写下来。第二天起床,想法记忆仍在,却怎么也重现不了那一丝灵感。好像一副肉体没有了灵魂,十分可惜。

今晚打完牌回来,无形中想起日本有个建筑师,叫做安藤忠雄,设计过一栋房子,叫做住吉的长屋。

那栋房子,采用清水混凝土,而最大的特点,是用一条长而缓的楼梯,露天的,连接两端。从二楼的客厅到对面一楼的洗手间,下雨的时候需要撑伞。因此争议不少。但房屋整体,却有说不出的舒服。自然,像一张纸,柔和地折叠成一个建筑。

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光源的分布,可能是安藤忠雄建筑的两大特色。能手和大师的区别是什么?前者细节出色。后者重整体。

我记得张五常说过,他拍照,用灯,喜欢一支一支地加,加到后面,每加一支都很难,但他可以使光多而影不乱。聂卫平下围棋,注重大局,执黑的时候如果有了大模样,逼对方打入,攻击之,获小利的同时,在另一处又建起模样,对方再打入,又攻击,如是再三,仿佛力量源源不断,从这里转到那里,永不消失,对手就像卷入漩涡,挣扎着,却无法挣脱,最终被吞噬了。

现代科技对局部的关注常常是过多的,学术研究也常常如此。记得在美国看西式花园,常常很漂亮,却没有让内心颤动的那一点。可能是中西有别,我只是觉得他们没有整体的构思,于是也就没有思想,没有灵魂了。

注重整体、简单、和谐,是大师手笔。有时说不出为什么应该这样做,但有时又会拿着大师的作品,感觉到一股力量,却不明白力量来自何方。这都是只从局部去理解的缘故,仿佛瞎子摸象。

我想人本身就是一个关于整体的谜。我们生理上充满各种复杂而精妙的结构,但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这复杂结构的背后,有一个简单清晰的机制–人的思想,可以将这一切有条不紊地安排着。人对世界的理解,正如张五常所说,应该是简单的,因为世界复杂,不采取简单的方式,根本不可能理解。(低手认为,世界复杂,应该采取复杂的方式才能理解)如果人是整体的、简单的,而人对世界的理解遵循人本身的这个特点,那么人对世界的理解,到底是在理解世界,还是在理解自己?

这个问题也许太难,但有一点是清晰的:整体之美,简单之美,即使不在某种意义上符合宇宙的大规律,也是顺应着人类本身最本质的特性。而为了增进我们对世界的理解,我们应时刻将整体、大局这些因素,放在心上。

毛泽东很佩服刘邦,说他的大风歌气势磅礴。我于是拿来一读,很简单的三个句子,却气吞山河: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