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

朱云来在新加坡表示,稳增长无非是给旧产业找出路的借口。2万亿的政府投资,很多是浪费。有关讲话好像被删了,财新网的报道搜得到,点进去却没有。

这里是两个问题的交织。1是利益集团的谋利行为,2是“无私集团”的决策错误。当然,无私集团只是假想之物,我不过想将问题分开讨论而已。

1的观点,张五常说过很多次,常引弗里德曼的名言:花别人的钱,永远没有花自己的钱来得小心。比如你有1万,自己的钱,买一样东西,它至少得值一万。但如果用政府的钱,就算值5000也可以买。从微观的角度,这是个人成本与社会成本的分离,导致效率低下。解决的办法,最好是让大家用自己的钱投资。有些项目,比如修路,涉及款项太大,回报期太长,只能政府去做,这在经济学里的解释,是交易费用过高导致政府比市场有效。政府行为有其效率低的一面。科学的决策、透明的审批过程,无非是些监管手段。某些时候,给予适量的贪污权利可能更好。这比较复杂,我也没什么见解好发表的。

下面讨论2. 假设有一心为民的官员,想用国家的投资来挽救经济,而假设下面的人也没有太离谱,但结果依然可以是失败的。因为,当问题发生的时候,往往是质出了问题,而不是量。而水平一般的领导者,往往看着一大堆数据做事情,这样做的缺点,是容易忽略数字无法衡量却又重要的问题。

我记得大学的时候,常有一些同学,很希望可以做个牛人。而为了这个目标,他们会很早就起床,吃完早饭就跑去图书馆自习,偶尔走开上个课吃个饭,一直泡到晚上11、12点,并因为只看了不到20页书而感到懊悔。这里就是很明显的一个现象:书的页数,学习的时间,是容易观察的,因此他们用这些量,去测量自己的学习。在努力一段时间后,他们会发现自己停滞不前,这时候就会检讨,说自己效率不高。而所谓效率,无非是看书的页数乘以能记住的比例,再除以学习的时间。于是拼命给压力自己,让自己记住看过的东西。最终,只是不同形式的崩溃而已。

这种花样我也见过不少了。比如初中的时候,也喜欢规定自己每天看多少页什么奥数的书。有些时候硬性的指标是有效的。比如每天跑2个圈,身体会变好。这是因为跑步的效果是广泛认证的,缺的只是监督自己的一个硬指标。这时,每天2个就大大减低了监督的费用。中学六年都是同一个体育老师。他说当年自己做不了引体向上,但体院要考试啊,他就练,天天练。怎么监督自己呢?可没办法每天加一个。他就规定自己,每天都要比昨天多一点点。期末考的时候,他做了16个,顺利过关。这也是有效的,因为训练和考试做的是同一件事情, 而肌肉的确可以通过持久锻炼而增强。

但世事远比跑步和引体向上复杂。奥数这么干就已经不work了,何况还是国家经济。但人有时候慌了,就抓住一些看得见的东西作为救命的稻草。跟人交流,跟老板汇报,也得有些拿得出来的东西。久而久之,数字就成了他们唯一看见的东西。

我最近请了私教监督我健身。那天我问他,我这么练几个月,可以瘦多少?我的本意,是给他点压力,让他做好计划。结果他说,你肯定会长一些肌肉和瘦一点,但多少我很难说。回来后我想了想,自己依然犯下上面说的错误。其实与其关注目标,不如关注过程。你以为体重计上的数字,就真的可以给你安全感了?某天早晨起来,忽然飙高了1,你完全不知道可以做什么。但过程不同,虽然没有简单的数字去衡量,但你可以动手去改变它。

用回张五常的话结束这一段讨论,当然他也是引人家的。“大概地对,胜过精确地错”。当年老毛打老蒋,看牌面,谁会认为有胜算?人数、武器,都不如。但再看看解放区人心的向背,没有数字可以衡量,然而打着打着,老蒋就节节败退了。牛人之所以牛,因为他们看同一样东西,可以看到不同的东西。人生是一个连续决策的过程,形势判断出奇地重要。这注定是一个数字横行的时代,千万要保持清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