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牛的草稿

经常都被问一个问题:你做的那些数学研究,到底有什么用。

最cool的回答是:我做的那些数学研究,什么用也没有。

但cool是骗不来钱的,毕竟数学家还是要吃饭。

这世界上的事情,无非是两个目的。一个是有用,一个是好玩。有用而不好玩的东西多了去了,而有用的一个衡量,就是赚钱。

好玩而没有用的东西,也有很多。比如足球,不懂的人会问,他们追着一个球跑来跑去做什么。比如围棋,两个人蹲在一块木板旁边,蹲一天,也没往上面放多少东西。咱们习总对以上两样都喜欢,但并非每行的人都这么幸运。

好玩的东西,不赚钱,怎么衡量价值?在内,是通过“美”的角度。固然,美是很主观的,但好的东西基本上还是能得到公允的评价。

但光靠这个角度不足以生存。好像足球那样,得有观众。这是外在。

于是,内外形成两套价值体系,互相依存。比如一个数学系,需要几个学术大牛发发annals,撑撑场面,同时也需要几个微积分教学大师,照顾安抚好扩招来的学生。偶尔在走廊见面,客气地打个招呼,然后各有各忙。

所以每当人问我做的东西有什么用时,我可以吹出一头牛来。但其实,我是不care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