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兰多+纽约游记(6)

28日是星期天。我们去了大都会。

原理上是这样的:周末任何博物馆都会多人。大都会是受这个因素影响较低的地方。

早上11点多进去,下午差不多5点出来。我大概只逛了一半。里面真的太大了。

我是很喜欢看画的。印象派画家的作品,每次看我都会有新的想法。也许多念点书我会明白更多,但似乎没有必要扼杀这个灵感的源泉。

还有不少中国的瓷器,比如宋朝的什么青色的碗,也很好看。还有玉器、书画之类的。

晚上他们去看一个叫blue man的show,我太累没去。回法拉盛找了个餐厅等他们回来吃。是个叫东湖的粤菜馆,点了条鱼,温哥华蟹荷叶蒸糯米,还有青菜。温哥华蟹其实一般般,不够鲜还有苦味,但那个菜糯米比蟹好吃,非常精彩。鱼蒸得刚刚好,非常好吃。这级别的餐厅在多伦多也难找。

29日是星期一,我本来想去Moma。但他们也想去,所以留到30日。我那天去了Guggenheim。居然碰到了Sol. 握手寒暄了两句,貌似他不是很记得我。Guggenheim里面也有不少印象派的画,我自然是看得很高兴的。还有一个叫做Zero的group的作品。所谓zero,是指火箭倒数到0时的一刻。意思是表达边界之类的状态吧。有些作品,比如说,一块铁皮,上面割三刀,表现割痕。不过这个概念有点过于广泛:任何事情发生,都可以纳入。需要更进一步的思考吧。当然,恐怕人家已经思考过了。

逛完我穿过中央公园,想去自然博物馆看看。可能是假期的原因,人暴多。于是折回来想去fricks,周一又没开。郁闷的我就从80街一直走到40+街跟他们汇合。时代广场人很多,简直跟北京路一样。在逛了几个店之后我们坐车回法拉盛吃饭。

30日早上我们去了Moma,继续看画。Moma有不少梵高和毕加索的画。星空前面永远都是这么多人。Mattise有特展,是晚年的剪贴画。比起毕加索,我觉得还是弱了一些。还有Chagall, Miro, kandinsky的画,看着都很让人高兴。

现代艺术好些比较难懂,不容易有感想。

之后去了家日本餐厅吃小吃。炸牛蒡、吞拿tartar,腌鱿鱼+八爪鱼,还有刺身拼盘。纽约街头的东西通常比较好吃。不过那个店楼下不知是不是地铁,坐着好震。

那晚坐车去Newark的机场。火车上人多位置少。有个两人坐的地方,黑人大屁股占了两个位置,白人大叔实在没有办法就坐下了。黑人估计是嘀咕了两句,白人大叔就开始fuck他,说自己花钱跟你一样,凭什么你占两个位置我没有座。有的黑人就是比较讨厌,我倒是担心他会打人。白人大叔说,我明白你是个big man, 可你也不能占两个位置。这时候黑人说,我不旦是个big man,还有个big dick。白人说,是么,呵呵,我也有。我差点笑喷了。

就这样,为期10天的奥兰多+纽约之旅到此结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