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者一點,守者萬里

這是蕭若元常常分析戰爭的一句話, 意思是, 進攻的比防守容易, 因為進攻只需要在一點, 而防守則處處需要設防.

不同的戰爭有不同的局限條件, 不能盲目認為進攻就一定容易. 但這句話背後的道理是高明的.

我就常常犯了這個錯誤. 明明自己是進攻的一方, 只需要找一個突破口. 卻錯誤地處處尋求突破, 認為這樣才可以證明自己的實力. 戰略上錯誤, 戰術上要高明好多才可以彌補.

比如說, 明明一件事情有10種解決方案. 挑最簡單的一種不就可以了嗎? 偏偏不, 找最難的一種.

以下一段, 摘自吴清源自传"天外有天", 作为本文的注脚. 里面的"我"是吴清源, 提到的另一个人是木谷实.

以前,我觉得过分地思考反倒不上算,也曾问其为何长考的理由。他回答说,
他首先在作为直感而浮现于眼前的四、五手中,从最不可能成立的一手开始,一
手一手地往下计算。这样看来,因没有漏算的地方,失误自然就少。

但是,除了中盘的绞杀和收官以外,其他的地方无论如何也是算不尽的。况
且,对方若在自己计算范围外的地方打下一手的话,那么一切还得再从零开始算。
与木谷实相反,我首先在最早浮现于眼前的几手中,从最有可能成立的一手开始
算,如这一手不行,再考虑另一手。我从一开始就认定了:人非圣贤,无论怎样
计算都算不尽、计不清。一般来说,反复长考的棋士多数都是辨别力强的人。正
因为能识破对手,计算又准确,所以即使被迫读秒,也能保持不出误差的自信。
世人皆知,木谷实的计算之精深在棋士中是出类拔萃的。

不过,对计算过于自信,有时会事与愿违。因为一旦迷信起计算力来,往往
会忽视大局。一方面,谁都明白序盘时过分长考不上算的道理;但另一方面,很
多棋士仍然不会那么简单地纠正这一点。事实证明,人的性格干奇百怪,假如这
些性格不保持住各自的顽固性,那么作为棋士,很难在竞争胜负的世界中各自生
存下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